调查:新中产成消费升级的新群体

  中产阶层,是社会稳定的基石,能否形成以中产阶层为主体的“橄榄型”社会结构,是一个国家或地区能否稳定发展的重要基础。针对于此,今年4月,智联招聘联合吴晓波频道发起“新锐中产大调查”,旨在发现并分析当下新锐中产的现状与问题。为了更深入的了解中产群体现状,日前,双方再次携手共同深度发掘新中产背后的故事。调查发现,新中产阶层的界定,不单纯是收入和资产的财务概念,更大程度上是价值观和生活方式的认同概念。

  调查发现,新中产主要由80后组成,大多来自一二线城市。80后是当下新中产的最大子群体,占比为54%,其次是70后和90后。其中,来自一线和二线城市的人群占比分别为32.91%和40.03%,有27.06%来自三四线及其他城市。此外,他们普遍接受过高等教育,超过91.7%的人拥有大学本科或专科学历,其中21.3%拥有硕士或博士学历。

  在新中产的收入与资产水平分布上,净收入(除去各项开支的家庭净收入)10-50万和可投资资产20-500万,这两群人都占据了一半以上,且两者存在交叉,很多人同时符合两个条件,他们是新中产的中坚力量。

  一线更爱金融资产,二线更愿兼职创业

  在收入来源上,有超过86%的调查对象有“工资、奖金等职务性收入”,可见职务性收入依旧是新中产收入的主要来源;但同时,新中产不仅仅依赖于职务性收入。报告显示,82.5%的新中产除了职务性收入,还有其它收入。

  在资产性收入上,不同的城市级别也有区别。二线城市16.2%的新中产通过开店或办企业来增加收入,而这个比例在一线城市只有12.8%;在金融投资收益上,情况则相反。一线城市拥有金融投资收益的比例达到51.5%,而在二线城市中占比仅为45.6%。

  自我提升成最“壕”消费

  过去一年新中产消费的核心主题是消费升级,在消费显著增加的Top10选项里,仅有1项是实物类商品(服饰),其余9项都是体验类服务。其中排在第一的,不是吃喝玩乐,而是学习与自我提升,超过一半的新中产人士显著增加了这方面开支,这得益于日渐成熟的知识和IP付费产业。第二位是旅行,除了学习之外,没有什么比“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对新中产吸引更大了。

  旅行是新中产标配,热爱自由行

  数据显示,未来一年,93.3%的人有出游计划。其中,有3/5的人计划出国游。出国游的目的地首推欧美,其次是东南亚及南亚、日韩。计划出游的人中,86%倾向自由行。像中东、非洲、拉丁美洲这些相对冷门的旅游目的地,自由行的占比仍超7成。在旅行上,新中产毫无疑问是一群既有见识、又有能力的人,跟团游对他们来说有一定程度的拘束。

  学习是终身大事,爱读书胜过看电影

  过去一年,知识产权类消费中,比例最高的是购买书籍,83%的人有过这方面消费。其次是看电影,占74%。第三位是在线课程或知识类产品,占62.9%。而娱乐类的知识产权消费则相对偏弱,为视频、音乐、网络文学付费的人分别占35.9%、22.5%和13.3%。在83%的购书者中,超过2/3的人有固定的书籍阅读习惯,这意味着至少56%的新中产尊重知识、乐意阅读,并以此作为终身学习、自我提升的主要方式之一。

  一二三线消费趋同,都能过一样的生活

  依赖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在绝大多数方面,一二三线城市的生活,没有存在明显差异。比如消费升级的前五名是一致的,都是学习提升、旅行、居住、子女、餐饮,而且比例接近。在未来,相比于所在城市,价值观、审美观、消费观之间的差异才是真正区分不同圈层的衡量标准 。

  城市级别与高薪行业数量成正比

  对于新中产而言,城市对消费选择的影响很小,但对职业选择的影响却很大。关于新中产的职业,一线城市中,有57%的调查对象从事IT互联网、金融、房地产、制造业四类行业;而在二线城市,这个比例为51%,三四线城市则更低,这是新中产大调查中少数几项与城市级别显著相关的差别。这些行业的集中度越来越高,公司总部大多位于一二线城市,这些因素都使得在大城市相关行业的从业人员比例更高。值得一提的是,公务员,政府部门和事业单位工作,一线城市(占比6.0%)比例要低于二线城市(占比10.3%),相对于商业领域的人才流动,体制内工作者受城市级别的影响要小得多。

  注重自我提升,学习渠道多元化

  自我提升更多体现在自主意愿上。新中产选择的充电方式,个人的自发行为明显高于公司安排的比例。此外,选择“自费购买在线课程”的也有50%,可见大家在学习过程中更加注重运用互联网进行便利有效的学习,他们的付费意愿也显著增强。

  压力大不要紧,职业发展才重要

  数据显示,调查对象更加注重自我提高,而对工作压力大小的介意程度并不高。新中产重视事业上的自我实现,“更宽广的施展平台”、“更符合前沿趋势的行业”以及“薪酬、期权待遇更好”等都是选择下一份工作的重要考虑项,均有超过60%的人选择;而只有10.7%的调查对象希望“工作压力更小”。

  普遍的职业发展焦虑:收入与能力不匹配?

  在导致工作压力变大的因素中,“收入提升低于预期”是大家的普遍焦虑,超过40%以上的调查对象有此类压迫感;而“职业上没有清晰的规划”这一选项的占比也达到35%以上。另外在一线城市中,“职位晋升低于预期”这一因素的占比高于二线城市,分别为32.2%和27.3%,一线城市的调查对象更担心自身职业晋升道路被局限。

  居住成本有压力,但努力也能攒下钱

  在平时居住成本中,只有将近16%的调查对象认为交完房租,加上日常支出已经所剩无几。调查对象更多集中在“有一点压力,但还在承受范围内”,但一线城市人的压力要明显高于二线城市,分别为40.8%和31.5%。

  房子越涨越要买,无奈首付自己扛

  数据显示,超过25%的调查对象在过去两年中购置了投资性房产。在购买房产的人中,只有三成调查对象购房完全依赖自己(或夫妻)积蓄支付首付,其余七成调查对象购房的首付资金需要外来支持。另外,调查对象中至今还没有购房的比例为19%,其中一线城市中无房产的比例为22.9%,二线城市则为15.5%。

  纵览调研数据,我们有理由认为。不菲的收入与体面的工作给中产带来片刻的欣慰,但不安与焦虑才是中产光鲜外表下最戳心的痛点,消费升级或许正是他们面对这种焦虑选择的解决方案。一方面,面对迷茫,我们希望新锐中产阶层可以更多思考,明确个人价值和目标,用于追逐梦想;另一方面,我们希望借此次报告呼吁从政府、社会等多个层面给予中产阶层更多关注和支持,让他们丢掉包袱自由前行,真正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中流砥柱,这将是关系国计民生的大事。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网浪潮新闻 » 调查:新中产成消费升级的新群体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关注

相关推荐

调查:新中产成消费升级的新群体

  中产阶层,是社会稳定的基石,能否形成以中产阶层为主体的“橄榄型”社会结构,是一个国家或地区能否稳定发展的重要基础。针对于此,今年4月,智联招聘联合吴晓波频道

中国网2017-08-08 22:44: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