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184042016@qq.com
最新原创 曝光台 网信浙江 乡村振兴 中国访谈 中国三分钟 冲浪特殊资产 潮评社 好网民 温州 绍兴 衢州 淳安 岱山 浙商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新闻详情 A- A+
共享单车:野马脱缰谁之过?
发布时间:2019-12-25 11:44:05    

   12月17日,ofo官网发布声明称,ofo小黄车从未参与虚拟货币的发行,网上流传ofo创始人戴威要求直接“割韭菜”5亿资金去向成谜的消息并不属实。

  近来关于ofo的负面消息不断,这让曾经因为资金量不够被ofo拒绝的北京投资人孙莉感到庆幸。孙莉与ofo首次接触时,ofo刚获得金沙江创投主管合伙人朱啸虎的投资,曾经成功投资滴滴的朱啸虎也成为ofo非正式代言人,整个创投界因为朱啸虎不断提出的“三个月结束共享单车大战”而急于将钱投给ofo。元璟资本合伙人刘毅然回忆ofo融资情景时感叹,当时如果你人不在北京,钱基本上就投不进去了。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不少投不进ofo的资本转而将钱投给了其他共享单车企业,想从行业的发展中分得一杯羹,这些资本汇聚起来已经达到600亿规模,整个市场进入如癫似狂的状态。

  单车企业在被资本裹挟下盲目的狂奔着。悟空单车创始人雷厚义也是其中一位,他在公司成立后仅一周时间内就募集了1000万资金用于造车,并将所有车辆都投入重庆市场,而在此之前他并没有对共享单车市场做过调研,也没有对重庆的自行车适用人群做过了解,就在这样盲目的热情之下,悟空单车仅维持了100天就宣告破产。

  这次破产事件并未引起行业关注,在当时各家单车企业融资正旺,并疯狂造车抢占市场占有率。截至2018年,ofo总计获得11次融资,融资规模达到数十亿美元,即便如此单车企业依然不满足,不少公司出现押金被挪用的情况。已申请破产的小鸣单车就是其中一个。小鸣单车的运营企业名为悦骑公司,品牌主打南方及二三线城市,用户总数约为400万人,收取用户押金总额8亿多元,上线一年便完成两轮融资,然而仅靠这些融资无法让小鸣单车的造车战继续下去。破产案件管理人发现,小鸣单车的押金就在这时成为该公司采购新车的主要资金来源。

  资本的残酷也在此时暴露无遗,一旦风头不对,此前一直充当共享经济和ofo鼓吹手的朱啸虎迅速将手上ofo的股权低价抛给了阿里巴巴,“弃船逃生”,而其他共享单车企业也同样遭遇被投资人强行撤资的情况。从2017年年初开始,共享单车企业进入密集退出期,悟空单车、3Vbike、町町单车和骑呗成为首批宣告死亡的单车企业,随后小白、小鸣、酷骑、小蓝等34家单车企业相继退出市场,共享单车行业从如火如荼迅速转变成一地鸡毛。

  对于共享单车的定性,确切地说,应该是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并非公益性的公共交通工具。在共享单车最为疯狂时期,杭州各个地铁口都出现了共享单车围住入口的情况,在婺江路地铁口,共享单车更是被使用者随地丢弃,附近社区的进出口无法通行。这些单车企业的肆意发展,占用了大量的社会公共资源,也是导致共享单车乱局的一大因素。

  对此,上海社科院互联网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易一针见血:资本以短期内获取数倍的利润为目的,操控单车企业盲目发展,而企业的管理团队也在资本鼓吹下赚快钱,最终资本和企业一起将用户的信任消耗干净。

  共享单车失控还与管理层缺乏把控能力有关,当共享单车不断在资本的推动下快速扩张时,管理层缺乏应对引导措施,而且没有给予共享单车企业公平的市场地位。当共享单车进入无序竞争时,管理层又大多采取简单粗暴的治理,导致共享单车大起大落。

  正所谓,成也单车,败也单车。

来源: 每日商报    | 作者:记者 朱光函    | 责编:段九君     电子信箱:184042016@qq.com    

浪潮评论
潮评社
国网传播
忠文创
我要发稿
广告合作
浪潮评论
潮评社
国网传播
忠文创
我要发稿
广告合作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话: 057187567897 京ICP证 0400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