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打击电信诈骗一样重拳打击地下传销

  23岁的大学毕业生李文星在“BOSS直聘”平台上被“北京蓝科”看中之后,一定以为是“财神”来了。然而迎接他的是“死神”。一个多月后,人们在天津静海区一处水塘里发现了他的尸体。警方根据李文星随身携带的传销笔记等物证分析,李文星极有可能误入传销组织。

  李文星死于他杀还是自杀,有待警方进一步确证。但去年念完东北大学资源勘查工程专业的李文星,从山东农村走出来谋生,青春的梦想而刚刚开始,却死在了恶梦之中。这一脚,踏空在“BOSS直聘”的平台上,掉进了死亡陷阱,平台责任无法推却。

  但“BOSS直聘”第一时间跳出来,既不是来认尸的,也不是来认责的,而是强调平台也是受害者的。这话虽然听起来很冷血,但还真是大实话。 “BOSS直聘” 的直接责任是平台审核漏洞百出,给传销机构钻尽了空子。但传销机构这么多年像魍魉魑魅肆行无忌,最大的漏洞是法治。

微信图片_20170804110231.jpg

  传销是恶魔,不在“BOSS直聘”的平台底下藏着,便在天津、广西等众所周知的“大本营”潜着,无非这一次,李文星是从“BOSS直聘”平台上栽进去的,平台应该承担应当承担的这部分法律责任,但如果这笔血泪账全记在平台上,不仅弄错了冤头债主,而且很容易步入治标不治本的节奏。

  以限制人身自由为最大特征的传销组织,在中国已经构成重大的社会风险。这些年很多大学生落入传销魔窟,旁观者百思不得其解,最后把受害者的智商当成了硬伤。这次李文星的遭遇,同样被不少网友当成了笑谈。他们笑话受害者没有社会经验、缺乏防范意识的“蠢”,其实只是不像来自农家的李文星一样,一点门路都没有,迫切想要一份工作;只是幸运地未在求职时四处叩门而成为传销组织锁定的这一个。

  中国的地下传销从来就没有合法过。但中国的地下、半地下的传销组织从来就没有消停过。这是一个公开的秘密。这是法治的耻辱,是无数像李文星这样的年轻人防不胜防的悲哀。就在一年前,与传销组织有得一拼的另一个社会毒瘤——电信诈骗,同样无比猖獗。正是因为同为山东农家的女大学生徐玉玉被骗致死,才掀起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大治理。只有极端的、致死的、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个案,才能唤来法治重拳的出击,这样的社会代价,太沉重,太巨大。

微信图片_20170804110238.jpg

  如今李文星同样死了,死得这么令人痛心,令人不安。或许对年纪轻轻的大学毕业生李文星来说,他确实对于传销组织之类的防范缺乏经验,他对网上求职的便捷与成功还过多地抱以天真,但这个社会大学,不应该是教人如何防备人的。一个社会,如果家家从小就给孩子灌输世道有多么的黑,如果个个孩子从小就必须把自己修炼成骗不上身的精灵,那这个社会是畸形的,是没有安全感可言的。

  传销组织从洗脑,到限制人身自由,再到抱团诈骗,不仅严重破坏着社会经济秩序,而且涉及人身伤害,它是兼具黑恶与邪教特征的团伙性犯罪。但是这些年来,工商查过,警方打过,毒瘤依然流动,受害者屡屡无法脱身。此中缘由,有的与传销“大本营”所在地睁只眼闭只眼、将其当成拉动经济的组成部分有关,有的则是不报不查,或者查而不办,更有的报了案也懒得去查。因此,传销之乱,归根到底乱在法治。

  像打击电信诈骗一样,打击邪教般作恶的传销组织,应该成为法治挺身而出的责任担当。法治的进步,不能总是让这些单纯不设防的大学生,一次次通过生命的代价来推动。不能通过无数家庭之悲、之泪、以及同仇敌忾般的社会情绪来唤醒。这一年,公安部门出重拳,让远在境外的电信诈骗团伙无处藏身,整个社会明显感受到了法治担当带来的安全感。传销组织的查处,远远不及靠几部手机、几台电话、几卡银行卡,就可以四处立足害人的难度。只要执法部门敢担当、愿担当,让传销组织无立锥之地,同样可以做到,也应该做到。

  这么多考上大学、或者大学毕业的年轻上死在电信诈骗与传销组织手上,不是教育出了问题,而是法治问题大了。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网浪潮新闻 » 像打击电信诈骗一样重拳打击地下传销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关注

相关推荐

像打击电信诈骗一样重拳打击地下传销

打击邪教般作恶的传销组织,应该成为法治挺身而出的责任担当。法治的进步,不能总是让这些单纯不设防的大学生,一次次通过生命的代价来推动。不能通过无数家庭之悲、之泪、以及同仇敌忾般的社会情绪来唤醒。

中国网2017-08-04 10:5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