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杨澜(下):“年轻人千万不能混!”

  “年轻人千万不能混!”

  中国网:很多青年人都很喜欢您,喜欢您的进取、活力、自信,想问问您这个性格特质是天生遗传的吗?

002564ba9ea71a90892232.jpg

图为杨澜接受《中国访谈》节目专访 摄影/董宁

  杨澜:我认为性格特质大概一半以上是跟天生有关系,跟你成长的环境,你工作的环境有关系,还有一部分就是来自于自己的选择。我觉得我非常荣幸,也非常庆幸能够进入媒体的行业,因为我这个人就是特别爱说话,我从小学到中学,我在学生手册里“缺点”那一栏,老师一直给我写“太爱说话”,“上课说话”等等。因为我们过去的教育体系就是希望你安静地听讲,他不太鼓励说话,我就特别爱接下茬儿。所以小时候这是我的一个缺点,那也可以看出是我的个性使然,后来就成为了一种我的谋生手段,所以我也说“一问一世界”,我也以“提问”为生了,这个是很自然的一个部分。

  另外,我有一种感受是人生非常地短暂,如果我们不去珍惜每一段时光,尽可能地去捕捉探索,那就太亏了,我觉得年轻的时候就应该去探索,应该去发问,而不是按部就班,患得患失。大概我是比较早的一个提出“成长”比“成功”重要得多。会提问其实是一个很重要的生存技能,我这些年也从中得到了很多的乐趣,这也是一种自我的挑战,我觉得自我挑战也是充满乐趣的。比如说在我做完“人工智能”这个系列以后,我就非常大胆地到了成都科技大学,给全礼堂的上千位的同学,他们要么是学计算机科学的,要么是学自动化控制的,反正都是学理工科的同学,我就给他们讲了一个多小时的人工智能,我觉得是蛮有自我挑战的,我是一个文科生,但是我也觉得充满了乐趣。

  中国网:在您后天的成长过程中,有没有对自己影响很大的师长或者书籍呢?

  杨澜:在我的中学时代有一本书对我的影响特别大,叫做《约翰·克里斯朵夫》,因为我的中学时代是八十年代的后期,那个时候是中国的思想和学术领域非常开放和活跃的时期,有大量的世界的文化遗产和思想、学术,等等都传入中国,无论是大学生,包括我们中学生都会煞有介事地去看萨特、尼采,现在想起来都是有点儿装。但是不管怎么说,我们如饥似渴地想去学习这些新的东西,当时有一本小说就是罗曼罗兰写的《约翰·克里斯朵夫》,几乎成为了我们的必读书。这本书是讲个人奋斗的,它描述了一个年轻人,一个音乐人,也有说是以贝多芬为原形的,一个年轻人的痛苦的成长、挣扎、纠结和他灵魂的升华,其实是一个人的生命历程。

  当时最打动我的是罗曼罗兰在序言当中的一句话,他就说“到底什么是人生的快乐?”他认为人生的快乐就是“创造”,如果没有创造,人只是无关紧要的飘浮在地上的影子。作为一个文科生是属于那种很装的,就把这句话抄在日记本上,天天看到,作为自己人生的一种激励。但是这句话的确很激励我,那个时候会产生了一个想法,包括像哈佛大学等等这些世界著名的学府,通常都在毕业典礼上会提醒学子们的一句话,你到底打算怎样渡过你这唯一的珍贵而自由的一生?我觉得这个话在年轻的时候是应该有一点自问自答的,你不要觉得年轻的时候你有大量的时间可以混,或者说你有很多的时间可以去打发。的确,你会走很多的弯路,有很多的挫折、失败,会浪费很多的时间,其实要想一想这个事情,你打算如何渡过这仅有一次的自由和珍贵的人生?我觉得罗曼罗兰那时候这句话给我很大的一个影响,直到现在,我也会以我创造了什么,我创造了什么样的价值作为我自我衡量的一个标准。

  中国网:在您的成长经历中,有哪些是自己一直坚信的东西呢?

  杨澜:那很多,我觉得人的价值观还是很有它的稳定性的,我很感谢我的父母,他们都是非常敬业,而且非常有自己操守的知识分子。所以从小,他们第一个就告诉我说女孩子和男孩子一样,都要好好读书,都要自食其力,我觉得这一点很重要。第二,人生而平等,不需要因为某些人的官位或者财富的不同,而对他们使用不同的方式去对待,你对待每一个人都应该是尊重的,我觉得这样一种对于人的平等的一个心态,其实对我后来的成长和事业都非常重要。也会有很多人问我,你要见到一个国家总统、总理,或者是很知名的人你会不会紧张?我就觉得我从来没有因为他们的职位而紧张过,我只会因为,他们如果是很有自己的思想,或者是有自己的学术体系,而我还没有了解,我怕我问出来的问题很蠢,我只有因此而紧张的时候,我不会因为他们的所谓社会职务带来的光环而紧张,所以这就让我比较好地能够专注于我的专业本身,而不是其它的东西,所以在这一点上我很感谢我的父母。

  中国网:在每天的日常生活里,有没有一些让自己能够保持快乐的小秘诀?

  杨澜:有很多,比如说化妆,我觉得女人总是可以通过化妆让自己的精神变得更加饱满,我也喜欢好看的衣服,我喜欢关注时尚,有的时候用购物的方式来缓解一些压力。我喜欢好吃的,我几乎喜欢世界各地的各种好吃的,无论是米其林三星的,还是街边的小摊,都能满足我旺盛的食欲,也让我一直有能量和精神去完成我的超负荷的工作。我喜欢说话,我喜欢聊天,我愿意跟人相处,我喜欢旅行,喜欢去收集每一处不同的风景,我喜欢我的孩子,我喜欢跟他们聊天,让他们告诉我我有多么的落伍,试图再迎头赶上。我是一个相对生活比较丰富的人,我也觉得有一个丰富的人生比在某一项单项上取得很大的成就,对于我来说更重要。

  中国网:您在未来有哪些继续前进的方向?

  杨澜:2017年我的事业的重点,一方面是继续来推动天下女人研究院的发展;另一方面,天下女人社区是一个更加专注于比较年轻的职场女性生活方式的一个社区,我们会去推动关于女人匠心的寻找,把那些真正有生活品位,生活情趣的人引进来,跟大家一起来探讨,有很多知识达人、情感达人、亲子关系的达人等等,会在我们的社区来分享她们的思想和故事。

  中国网:在微博可以看直播。

  杨澜:对,而且可以看直播,这会是我2017年的事业的重点。在个人生活方面我希望这一年继续我的旅行,因为这也是我第一次去希腊的20年,我今年夏天也很希望再次去《凭海临风》一下,自己带着孩子和老公,甚至和父母一起出行,去重温一下那一处风景,看到新的一代人的成长会是一个别样的旅行。

  变幻的时代里,相信价值所在。

  中国网:在变幻的时代里我们能把控的是什么,能让我们感到心里安定的东西是什么呢?

  杨澜:在这个变幻的时代,“黑天鹅”频飞的时代,很多人都不靠谱的时代,我觉得我们能够把握的还是自己,面对变化就要去学习,要去倾听,试图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我觉得这一点而重要,而不是一味地拒绝它。因为这个世界不以你个人的意志为转移,它该发生的还会发生,它已经发生的就是已经发生了,所以要学习倾听,去理解和了解,我觉得这个是很重要的。

  第二点,我觉得要有一点匠心精神,专注于你热爱的和你做得好的事情,你热爱的和你有乐趣做的,你有能力做的事情,无论时代怎样变化,它都会有它自己的价值,最终的价值还是关于人的相信,人的情感和创造的价值,你创造的东西是不是能够帮到其他人,我觉得在这个变幻的世界当中,我们只能控制自己的努力而已。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网浪潮新闻 » 对话杨澜(下):“年轻人千万不能混!”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关注

相关推荐

对话杨澜(下):“年轻人千万不能混!”

当时最打动我的是罗曼罗兰在序言当中的一句话,他就说“到底什么是人生的快乐?”他认为人生的快乐就是“创造”,如果没有创造,人只是无关紧要的飘浮在地上的影子。作为一个文科生是属于那种很装的,就把这句话抄在日记本上,天天看到,作为自己人生的一种激励。但是这句话的确很激励我,那个时候会产生了一个想法,包括像哈佛大学等等这些世界著名的学府,通常都在毕业典礼上会提醒学子们的一句话,你到底打算怎样渡过你这唯一的珍贵而自由的一生?我觉得这个话在年轻的时候是应该有一点自问自答的,你不要觉得年轻的时候你有大量的时间可以混,或

中国网2017-08-25 16:34:07

陶虹:环保从点滴做起 守护共同的家园

她11岁成为北京花样游泳队的一名运动员,15岁进入国家花样游泳队,并在第七届全运会中获得集体花样游泳冠军。同年,这只水上精灵被导演姜文选中,凭借《阳光灿烂的日子》进入影视圈。

中国网2017-08-25 14:55:16

张永琛:编剧必须接受影视剧转型升级的挑战

曾为《京华烟云》、《像雾像雨又像风》、《末代皇妃》等电视剧创作剧本的著名编剧张永琛被媒体称为当今中国最具实力的四大编剧之一。他的电视剧剧本《红处方》曾获得电视金鹰奖、飞天奖和五个一工程奖三大奖项。两年前,张永琛创办了派乐影视传媒,将好莱坞编剧工作室的创作模式引进国内,如今,派乐传媒签约23个编剧工作室和100余名成熟编剧,张永琛正竭力打造“中国第一编剧团队”。今年,他担任现象级IP大剧《孤芳不自赏》的总编剧和出品人,实现了又一次的跨界。

中国网2017-08-25 14:46:00

茶文化传播助力“一带一路”

各位网友大家好,中国访谈·世界对话,欢迎您的收看。中国茶作为在古丝绸之路时就开始流通的重要商品,对文化交流和传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可以说,茶和茶文化已成为连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桥梁和纽带。在刚刚闭幕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文化领域的交流合作作为一项重要内容,也取得了新进展。那么“一带一路”的文化传播,尤其是与茶文化相关的国际交流,会迎来哪些新机遇呢?今天,我们特别邀请到国家行政学院文化政策与管理研究中心副主任高宏存、星期六茶会创始人芦书峰就“一带一路”上的文化交流传播,尤其是茶文化的传

中国网2017-08-25 14:35:35

张福海:把当下中国的伟大变迁讲给世界

日前,第五届对外传播理论研讨会在烟台召开,本届研讨会的主题是“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中国外文局局长张福海在接受采访时,就中国对外传播工作当中应该挖掘哪些故事,好的中国故事应该具有什么样的标准等相关话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中国网2017-08-25 14:2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