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2021年9月2日
投稿信箱:
184042016@qq.com
最新原创 专题 新经济 曝光台 中国访谈 中国三分钟 冲浪特殊资产 潮评社 温州 绍兴 衢州 淳安 岱山 桐庐 文娱
您的位置:首页 > 潮评社 > 最新评论 新闻详情 A- A+
潮评社 | 各地以增加休假方式鼓励适龄婚育显现出一种急迫
中国网 · 陈鹰 | 发布时间2021-11-04 10:00:45    

   在结婚率、生育率几乎断崖式下降的今天,许多开始步入老龄化社会的国家都在苦思冥想寻找应对策略,我国也遭遇此问题。

  最近一段时间,截至11月2日,我国已有14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公布了当地的人口计生条例修正案,普遍提出了延长产假和陪产假、增设“育儿假”等措施。

  目的只有一个:鼓励结婚生育。

src=http___img3.utuku.imgcdc.com_650x0_news_20210616_6682d60

  01

  在对原有人口计生条例修正的省份中,江西、四川、江苏、贵州、吉林以及山西等6个省份的修正案已获通过,辽宁、湖南、湖北、陕西、安徽、海南、宁夏、云南等8个省(自治区、直辖市) 的修正草案在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各地你追我赶,足见鼓励生育的急迫之情。

  此轮各地公布的修订计生条例中,首次提出增设“育儿假”,夫妻二人各享10天到15天不等。

  其中,江西、四川和贵州都规定,子女三周岁以下的夫妻,每年各有10天育儿假。山西省规定,符合规定生育且子女不满三周岁的,夫妻双方所在单位分别给予每年15天的育儿假。

  江苏:推动实行父母育儿假制度,育儿假的具体实施办法,由省人民政府制定。

  吉林:支持有条件的地区或企业事业单位设立父母育儿假。

  修正案尚处于征求意见阶段的8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中,辽宁、湖北、云南、海南、湖南、宁夏等6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也拟设置育儿假,规定3周岁以内的孩子父母两人各自享受每年10天的育儿假。

  在对于生育假期享受方面,各省态度尤其积极、开放。

  6个条例修正案已获通过的省份中,江西省产假增加30天(达到188天),男性陪产假增加15天(共30天)。江苏新修改的条例为,女方在享受国家规定产假的基础上,延长产假不少于三十天,男方享受护理假不少于十五天。

  征求意见阶段的8个省份/自治区中,辽宁拟增加男性陪产假5天。湖北为产妇拟增加30天产假。安徽则拟增加婚假10天(共13天),增加产假30天(累计达到188天),增加陪产假至总计30天。

  ……

  这些几乎都是空前未有的鼓励力度。显示的恰恰是各地对于未来年轻劳动力锐减的共同担忧。

  02

  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国家计划生育政策的“一个不少,两个正好,三个多了 ”,到提倡“一对夫妇只生育一个孩子”, 从单独二孩政策落地,到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再到现在有条件地生育三胎,鼓励和延长生育假期,我国的生育政策从产生的那一天起就始终在实践中不断调整和完善。

  这是一条类似抛物线式的弧形过程。最近几年的统计数据也证实了这一点:自2016年开始,我国人口出生率就一直呈下降趋势,并且有专家预测,长期都都如此的话,我国人口将在2027年进入负增长。

  细加分析,很容易得出结论:这是一种虽然无奈但是尊重现实的选择。这个“抛物线”的形成与社会发展的要求、经济发水平的承受能力、人们的生育观念等因素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国家从“百废待兴”中兴起刚刚十几年,经济尚在缓慢起步。加上一系列天灾人祸,以及工业发展的神圣责任,养育更多的人口成为农业负担不起的沉重。计划生育政策出台的苦衷之一,就是为了缓减快速生育给农业社会带来的巨大压力。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生育政策也在适时调整。由“一刀切”式的独生子女到有条件生育二胎,期间经历了“漫长”的几十年。

  直到发现,独生子女家庭越来越多,从而对整个社会结构、思想观念甚至伦理道德都开始产生深刻影响的时候,开始放松生育,以减少其对社会的负面效应。

  而且,几十年的经济飞跃,中国已经行走在由温饱进入小康路上。对于年轻人口的需求越来越多,与之对应的却是,年轻劳动力缺口日渐扩大,老龄化社会在快步走来。

  这些,都是各地鼓励生育的现实逼迫。

  03

  在世界各国未来的竞争中,大量拥有年轻劳动力是优势之一。这是各地出台鼓励生育政策的现实环境。

  即使就从最具体的社会单元——家庭的发展计划考虑,也遇到了一系列问题。

  独生子女造成的社会负面现象比比皆是:娇生惯养,自私自利,唯我独尊,毫不愧疚的啃老,如此等等,虽然比例不是太高,对于固有的道德体系,却是一种负面引导;对于整个社会,也同样是一种伤害。

  而在“跷跷板”的另一端,则更加现实,那就是沉重的养老问题。家庭而言,一对夫妻需要照料四个老人,即使不是经济上的负担,也会有时间和精神上的负担。国家而言,生产者与消费者比例严重失调会对社会发展造成很大影响。

  这种事实“木已成舟”了一代人。接下去有条件、有修正的必要。

  世界许多老年化的快速进程也在提醒我们:这是必须面对的问题。

  “未富先老”是弥漫在整个社会的一种深深的担忧。我们的邻居——人均经济发达体中的日本、韩国,都在为这个似乎猝不及防的“老龄化”社会苦思冥想、寻找对策。

  纵观世界其他各国,年轻一代生育观念的改变都让这个问题“雪上加霜”,经济发展快速行进中的中国也不例外,也存在难度差不多的忧虑。

  正是出于这些思虑,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开始了鼓励生育的漫长旅程——因为生育观念的扭转和现实生活的匹配度要达到高度一致,政策的效果才能明朗地显现出来,这的确不是一件可以一蹴而就的事情。

来源:中国网    | 撰稿:陈鹰    | 责编:俞舒珺    审核:张渊

新闻投稿:184042016@qq.com    新闻热线:13157110107    

来源:中国网    | 撰稿:陈鹰    | 责编:俞舒珺    审核:张渊

推荐订阅

浪潮评论
潮评社
国网传播
微店
我要发稿
广告合作
浪潮评论
潮评社
国网传播
忠文创
我要发稿
广告合作
中国网客户端 国家重点新闻网站,9语种权威发布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