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潮新闻专题网信浙江今日浙江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详情
钱江潮评|危言唱不空, 浙江当自强
    | 发布时间:2018-09-14 15:07:49

   忧患意识,有助于行稳致远,但误读形势、误判军情,是会“致命”的。

  商场如战场。对于熟谙资本市场的高手来说,唱空的目的大多是为了做多。用这个道理类推,我愿意相信:喊出“浙江经济也已沦陷”的人,骨子里是希望看到浙江经济的艳阳天。

  那么,浙江经济真的沦陷了吗? 笔者不才,竟也被激起兴致来跟“沦陷兄”过过招。

  显然,之所以会让人忧心浙江经济的“沦陷”,是因为立言者搬出了一堆“指证”浙江经济已剧烈下滑的数据。

  好吧,且先承认(假设数据真实)浙江经济增速出现了下滑,但即便如此,也不能断言浙江经济沦陷。为何?

timg.jpg

  从高速增长到中速增长,不是停滞,而是经济发展到新阶段的主动为之。

  众所周知,经济越发达的国家,增长速度往往越平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显示,2017发达经济体GDP增速为2.2%;新兴市场与发展中经济体GDP增速为4.6%。增长速度并非衡量经济兴衰的唯一标准。 

  经过近40年的发展,中国经济实现了GDP年均近10%的高速增长,成功地从联合国划分的“低收入经济体”进入了“中高等收入经济体”行列。事实上,世界上所有“低收入经济体”在进入“中高等收入经济体”之后,都会面临“中等收入陷阱”这道难以逾越的坎。

  但难以逾越,并非不能逾越。

  中国经济在经过40年的高速发展之后,迎来了下一个转型:从中国奇迹走向常规发展。习惯了高增长的人们,面临增速下行往往就变得不安与焦虑。但焦虑于事无补,唯有客观分析、理性对待,直面阵痛,痛下决心转型升级,方有可能成功跳过“陷阱”。

  所以,“既要有防范风险的先手,也要有应对和化解风险挑战的高招;既要打好防范和抵御风险的有准备之战,也要打好化险为夷、转危为机的战略主动战。”

  也正因此,中国主动调低了经济增长速度。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将2018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预期目标定为6.5%左右。这一预期目标,既低于2017年国内生产总值6.9%的实际增长速度,也低于五年来国内生产总值年均7.1%的增长速度。在此背景下,浙江也是主动调低了经济增速,从单纯的数量追求到质量的追求,显然不是退步,而是一种前进,或者叫曲线前进。

  再看数据,不客观、不全面的数据,往往成为“统计陷阱”和“对照陷阱”。

  “沦陷”之说言之凿凿,推出了一堆数据。且让我们逐条来对比。

  一是所谓的浙江消费增速剧烈下降。“沦陷”一文说,“此前5年都还能维持10%以上的消费增速,到2018年上半年,增幅剧烈下降到可怜的3.6%(11586/11185),如果考虑2%的消费物价涨幅,基本上就没有增长性可言了。这就是临界点到了。”

  从公开数据看,今年上半年浙江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确实是11586亿元,同比增幅也是有所下降。但却忽略了基数的增大,并且今年和去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统计口径也发生了变化。

  而在此之外,有许多积极的因素却未被列入。

  笔者从浙江统计局网站上看到:2017年一季度的消费者信心指数是118.5;二季度为119.7;三季度是122.3;四季度为129.0;2018年一季度的消费者信心指数127.9;二季度则为124.1。显而易见,消费者的消费信心指数并不灰暗。

  另据国家统计局浙江调查总队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浙江全体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14444元。在八大类消费支出中,生活用品及服务、其他用品及服务支出增长最快,分别增长32.7%和30.7%。特别是浙江服务性消费增长势头强劲,比如浙江居民人均体育健身活动支出增长101.5%,而全国这项数据是39.3%。”

  而从消费类型来看,消费升级势头不减,服务型消费空间刚刚打开。上半年,追求舒适生活的享受型服务消费需求旺盛,浙江居民人均家政服务支出增长73.0%,旅馆住宿支出增长61.3%,医疗服务支出增长26.8%。

  这样的对比数据,怎能妄下结论说浙江消费已无增长可言?

  二是所谓的浙江工业经济的下滑。“沦陷”一文说,“浙江省工业企业的经营利润方面,今年以来同样也是难看得要命。上半年规模以上工业利润同比萎缩5.7%(2048亿/2172亿)。”

  浙江统计局的官网显示,今年上半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2048亿元(2017年的数字是2172亿元;这使“沦陷”说者得出了同步“萎缩”的结论)。

  值得注意的是,关于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统计口径,是发生了变化的。这也是“沦陷”一文质疑官方数据的一个原因。“在转型升级的过程中,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数量减少也是正常的。这也是转型中必须面对的阵痛。”经济界有关人士分析说。

  而浙江统计局的另一个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第二产业增加值10175亿元,2018年第二产业增加值10953亿元。如此,绝对数的增长也显示了浙江工业经济决没有停滞,而是稳中有进、稳中有升。

  工业经济的升与降,不仅要看规模以上企业的增减,还要看总量的增减。而根据浙江统计局的数据,今年上半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同比增长13.2%,增速比一季度提高8.6个百分点(这样的数据明显是高于“沦陷”说者所提供的)。

  统计局的数据还显示:十大传统制造业利润同比增长24.4%,拉动规模以上工业利润增长8.6个百分点,贡献率为65.0%,其中化学原料、非金属矿物和化纤行业拉动力排名前三,分别拉动规模以上工业利润增长4.9、2.5和0.8个百分点。这说明传统制造业正逐渐走出转型困境。

  三是所谓的浙江经济在投资方面的疲态。“沦陷”一文说:“浙江今年已经不报投资绝对值了,只报了一个使用神奇的算法算出来的同比增幅,上半年为5.7%……按现在这个趋势,投资腰斩将会给浙江经济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还是选用该文作者所说的浙江统计局披露的数据。“上半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5.7%,增速比一季度回升0.8个百分点。其中民间投资增长17.2%,占投资总额的64.2%,比重比一季度提高0.8个百分点,同比提高6.3个百分点。高新技术产业投资增长16.6%,交通投资增长16.8%。商品房销售面积增长7.2%,销售额增长26.9%。”

  诚然,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比一季度回升0.8个百分点,但经济发展中有最大的亮点却被忽视了,那就是“民间投资增长17.2%,高新技术产业投资增长16.6%”这样活力森然、潜力巨大的成长基因,被人“选择性遗忘”了。

  四是所谓的浙江外贸顺差的大幅下降:“沦陷”一文说:“2018年1-6月,浙江省实现的货物外贸顺差为948亿美元,同比增幅只剩下1.6%。2018年1-6月,浙江的服务贸易逆差高达924亿美元……浙江2018上半年的总顺差只剩下24亿美元,对比2017年同期的533亿美元,缩减幅度高达95.5%。”

  这个数字显然不准确。因为笔者看到浙江省商务厅的公开数据是:1-7月份,浙江省进出口额为15786.4亿元,同比增长9.3 %(下同),高于全国0.7个百分点;其中出口11673.2亿元,增长6.0%,高于全国1.0个百分点;进口4113.2亿元,同比增长20.1%。贸易顺差7560亿元,比去年同期收窄了27.5亿元。

  虽然“沦陷兄”的数字不准确,但也提到了贸易顺差正在缩小的趋势。笔者想说的是:且不论中美贸易战的大背景,压倒性的顺差也许并不是我们所追求的。客观地说,浙江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进出口较快增长,进出口4274亿元,增长11.2%(这其中进口也是不少),同时跨境电商的发展也加大了海外的买买买。从这个角度讲,顺差缩小也非“洪水猛兽”。

  而且,数据背后积极的因素不容忽视:民营企业出口增长8.1%,占全省出口总额的77.6%,比重同比提高1.6个百分点。机电产品出口增长7.1%,占出口总额的43.7%,比重同比提高0.5个百分点。高新技术产品出口增长11.1%。

  通过逐条分析“沦陷”论所举证的数据,不难发现:不完整、不客观的数据列举和分析,恰恰构成了“统计陷阱”和“对照陷阱”。按此,只能得出错误的结论。

  接招之后,再来看看市场上是否还有“随风潜入夜”的新生力量?

  “沦陷”兄在唱空浙江经济时,显然是忽视了浙江居民收入增速有所加快的事实。

  据统计,上半年浙江全体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4147元,同比增长8.9%,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6.6%。这显然是浙江居民消费能力增长的一个佐证。

  收入增长,岂止是助长消费?在素有全民经商传统的浙江,老百姓手头有钱,增加的决不仅仅是消费,还会有投资,民间投资。

  有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7月底,浙江规模以上工业中,民营企业工业增加值达到了4032亿元,同比增长了8.9%,增速高于规模以上工业0.7个百分点,占比达到58.1%,同比提高0.6个百分点。在政策与市场的双重驱动下,当下浙江的民间创业热情持续高涨,成为未来拉动浙江保持经济发展活力的关键驱动力量。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末,浙江全省民营企业有193.42万户,同比增长16.5%,占内资企业总数的91.4%;其中今年上半年新设民营企业21.06万户,占新设内资企业总数的93.1%。

  对于“给点阳光就灿烂”的浙商来说,能够在40年前“一穷二白”的条件下,凭着勤劳智慧打拼出一片天;今天遇到一点困难,怎么可能就偃旗息鼓了呢?那也太小瞧号称“东方犹太人”的浙商了吧?

  再看另一个靓丽的数据:那就是数字经济引领产业升级。今年上半年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2348 亿元,同比增长16.4%(现价计算),占GDP的9.1%,比重同比提高0.3个百分点。规模以上工业中,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3.5%,高技术、高新技术、装备制造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分别增长15.8%、10.5%、12.0%和14.1%,通信电子、汽车、仪器仪表、医药、专用设备等行业增加值分别增长21.2%、15.9%、15.0%、13.1%和12.9%。新产品产值增长15.3%;新产品产值率为33.5%,同比提高0.8个百分点。智能电视、太阳能电池、工业机器人、光纤、稀土磁性材料分别增长57.0%、29.1%、28.9%、20.8%和20.0%。

  一句话,今年上半年浙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持续推进,经济新旧动能有效转换,经济呈现稳中有进的良好态势。

  当然,外部环境不稳定不确定性有所增加,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仍较突出。但这并不影响浙江经济在市场风浪中砥砺前行。

  另外,还有一个人们容易忽视的成长因素——浙江国企的悄然壮大。

  纵然浙江的省属企业数量仅占全国的2%,但多年来很多省属企业通过积极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等举措,在资产、利润等重要指标内容上位居全国前列,成为全国国企改革的“浙江样本”。截至2017年底,浙江全省共有各级国企合计资产总额11.64万亿元,全年营收1.5万亿元,利润总额1197亿元。

  而正在拉开混改大幕的浙江国企改革,既为浙江民营企业提供了合作双赢的战略机会;也是倒逼浙江民企转型升级;还是借此推动国企自身提升的机会。而在国有经济与民营经济的共生共荣中,浙江经济一定能够水涨船高。

  最后,赞成“沦陷”兄的一句话:“实业,才是这个国家的根本。没有实业,就没有一切。”

  浙江经济的活力就在于创业不息的民企、国企,百折不挠地坚持实业,就在于浙江政府以“最多跑一次”改革积极营造良好的经济生态……

  走过去,前面是个天。

  如果是我,一定看多中国,看多浙江经济。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徐王婴    | 编辑:张云松    


潮评社

网信浙江

今日浙江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话: 057187567897 京ICP证 0400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