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 > 正文

法院欠餐费被诉:应由法治给出明白账

  近期,济南市长清区一家饭店店主曹女士反映,2009年到2013年期间,长清区人民法院的工作人员前来吃工作餐多达300次,一共花费24078元,至今仍未结账。今年10月12日,曹女士专门聘请了律师,就该费用报销问题起诉长清区人民法院,但至今没有解决。对此,当时签字的法院工作人员介绍,之前农信社和法院有个协议,答应给报销这笔餐费,据其所知,这笔钱已经划到了法院,但不知为何还没给曹女士。而据长清区人民法院院长解释,“这种事情是不可能的”,欠饭钱的行为属于当时签字人的个人行为,和单位本身无关,建议曹女士直接对当时签字的欠钱者进行起诉。(12月5日《齐鲁晚报》)

u=515254644,946095370&fm=15&gp=0.jpg

  法院欠餐费不还,被餐馆老板起诉。这事的确荒唐。然而,稍微梳理一下以往的报道就会发现,这类来自基层机关单位的欠餐费不还的新闻绝非罕见,甚至很多剧情都雷同,比如大多都采取口头赊账或写欠条的方式,都持续了好几年,并且结局都是赊账的单位以各种理由推脱,不还钱。

  在类似的案例中,被赊账的大多是小店,几万元的欠款对其来说不是小数目,那么,这些餐饮小店为何会情愿被赊账?一方面,小店想要生存,主观上期望公家人能多来消费,尤其是在过去公务消费监督不足的背景下,小店对此的依赖更为突出;另一方面,小店也期望和机关单位搞好关系,尤其是面对一些权力影响力较大的单位,小店虽心有不满,但还是会一再忍受对方的赊账要求。实际上,餐饮小店拿起法律武器来维护自身权益是需要极大勇气的,正如这次济南的这位店主曹女士所言,如果长清区法院欠的钱少,她早就不要了,只不过现在餐馆经营惨淡,她的小本生意已经不起这样的赊账。

  吃饭给钱,这是多么简单的道理。可是长清法院硬是把事情给弄复杂了,而在各方的推脱说辞中,不经意间有透露出了更多细节、更多荒唐事,据在欠条上签字的法院工作人员介绍,早些年,长清区法院相关机构和农信社达成了一个协议,“我们为农信社方面清偿债款,按照协议,他们为我们返还一部分费用” 。法院依法、依判决书进行债款清偿,难道不是职责之内的事,为何还要农信社“返还一部分”作为餐费?而从“之前与农信社签署协议的一位领导现在出了点问题”,到院长的“谁签字找谁去”,更是引人遐想:是新官不认旧账,还是别的原因?总之,一顿简简单单的饭,都能引发这么多的利益纠葛,着实令人吃惊。

  法院欠餐费被起诉这一幕荒唐剧,实为基层权力生态的一次演绎。但不管其中有多少利益纠葛,这本欠餐的账只要查就总能查清楚。都谁吃了饭,能不能报销,所谓的跟农信社的“协议”又是怎么回事,都应该弄得明明白白。店主曹女士今年10月份就将欠餐费一事起诉到法院,但至今没能解决,对此,上级法院有必要介入了,依法秉公审理此案。

  这个荒唐欠餐费案让人窥见了基层权力生态的一些乱象,平心而论,面对基层事务的复杂和繁琐,想要彻底改变,非一朝一夕之功,但这绝非法治松懈的理由,让法律和各项规则真正变得刚性,那么,即便再混乱的利益纠葛,最终也能理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网浪潮新闻 » 法院欠餐费被诉:应由法治给出明白账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关注

相关推荐

法院欠餐费被诉:应由法治给出明白账

法院欠餐费不还,被餐馆老板起诉。这事的确荒唐。然而,稍微梳理一下以往的报道就会发现,这类来自基层机关单位的欠餐费不还的新闻绝非罕见,甚至很多剧情都雷同。

红网2016-12-06 09:49:43

“笑哭”emoji走红:我哭了 不是笑的

emoji表情的风靡的背后,真的是我们的表达更加丰富了吗?相信从“笑哭”表情成为全球最受欢迎的表情事件中,我们可以找到答案。

红网2016-12-06 09:47:00

为什么韩国人对朴槿惠们不宽容

在公众人物出现不端行为时,一种集体主义的心态或许多少让使很多韩国人认为他们心理上不能容忍某些少数人的言行玷污、损害他们心中的集体形象和群体利益。

新京报2016-12-06 09:40:15

是什么铸造了罗尔的“厚颜无耻”?

  罗尔的问题,恰恰在于,他明明践踏着社会公认的道德伦理,并表现出可笑可悲的自私,却对此丝毫不以为意。

新京报2016-12-06 09:36:17

这起“救女”新闻 罗尔你的脸被打得疼么?

民间慈善仍是一种有限的资源,且极其容易被消耗。正因如此,要让那些真正无力自救的公民成为社会求助的主角。只有这样,包括网络募捐在内的社会救助,才可以持续。

长江日报2016-12-06 09:35:56

拼团!红二代火龙果 8斤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