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潮新闻专题网信浙江今日浙江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详情
浙江赴南苏丹维和队员:很多事情和平社会无法想象
中国网    | 发布时间:2018-03-01 10:18:34

  中国网浪潮资讯  2018年2月27日晚上7点,中国(浙江)第六支赴南苏丹维和警队凯旋,顺利完成赴南苏丹执行为期一年的维和任务。去年11月,这支由7名浙江民警组成的维和警队被授予联合国“和平勋章”,以表彰他们在南苏丹执行维和任务期间作出的突出贡献。因为南苏丹战乱冲突不断,此次任务也是浙江公安参与的危险系数最高的一次维和任务,就连通讯以及吃饭这种在我们看来十分简单的小事在那边都变得很困难。

  危险大风险高

  南苏丹,那里高温蔓延、环境恶劣;那里常年战乱,危机四伏。去年3月17日,韩卓琦作为中国第六支赴南苏丹维和警队的一员,和其他6名队友一起告别祖国,远赴异国执行维和任务。还没来得及适应当地环境,战乱就开始了。

  “我参加过两次维和行动,这次行动最大的区别就是危险性,风险系数很高。南苏丹到目前为止冲突战乱持续不断。”何斌说。

  因为南苏丹的生活条件极其恶劣,整个国家的社会秩序全部被破坏,已经没有完整的司法体系,难民生活的唯一来源就是靠联合国的救助。而且很多人战后会有心理创伤,有时候一点小事也可能会引发暴力行动。

  何斌到达南苏丹后在难民营工作了六个月,每天工作的主要任务就是维护难民营的秩序,确保难民营的安全。

图片1.png

  (何斌工作照片)

  执行任务时,有一位单身母亲带着女儿住在难民营,丈夫在内战中被枪杀,仅靠国际组织的救援生活。小女孩经常会去邻居家拿东西吃,邻居向她反映多次后,母亲一生气就把小女孩的双手按在了滚烫的火炉上,小女孩的整个手掌顿时起满了水泡。何斌接到难民的报告后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抱起孩子就往医疗室赶,但是战区的医疗条件十分恶劣,甚至连国内的乡村医务室都比不上。医生只是简单地用酒精清洗了一下就将水泡挤破。

  “我紧紧抱着那个小女孩,她哭得撕心裂肺,拒绝医生的触碰。”何斌说,“那些难民的眼中都没有光芒,他们生了很多孩子,孩子的死亡率很高,但是从他们的脸上看不到失去孩子的悲伤。”

  在中国(浙江)第六支赴南苏丹维和警队中,何斌和吴晓冰都是第二次执行维和任务,2010年6月,两人曾赴利比里亚执行维和任务。何斌回忆说:“每次执行完任务回到国内,最大的感受就是天壤之别,有种从地狱到天堂的感觉,这个世界并不像我们看到的那么美好。”

  通讯是件麻烦事

  在南苏丹,往国内打电话是一件很头疼的事,朋友圈里更新动态也很费时费力。虽然队员们都带了国内号码的手机,但是高昂的话费显然无法“畅打畅谈”,还是需要找资费便宜的当地电话供应商。

  何斌告诉作者,他们用Zain卡(俗称黑卡,提供电话和手机上网服务,资费贵而性能稳定)发朋友圈的正确姿势是这样的:选好一二张照片(不能超过三张,量太大网络受不了),编辑好文字,按下发送;每隔五分钟检查一下发送情况,若显示未能发送成功的,只能再接再厉、矢志不渝地不断重发;发送成功后,在十分钟后打开该动态,好友评论会显示出来。

  这是一件考验耐心的活,像钓鱼一样拿捏好分寸,方能享受到现代科技带给人们“天涯若比邻”的便利生活,同时也能让亲人从你的动态中感知你的精神状态和工作、生活质量。千万不要失联,有人会焦虑地直接打你的国内号码,从而使双方都要支付不必要的话费。

  韩卓琦说:“有时候给家人发文字消息,今天下午发出去,等到他们收到已经是明天早上了。网络好的时候还可以打电话,视频基本不用考虑。”

  国内无法想象战乱中的生活

  韩卓琦刚被派到南苏丹的第二大城市瓦屋时就遇上了瓦屋战乱,半夜营地外面的枪炮声不断。“因为从来没有听到过战争环境中的炮声,一开始我还把炮声误以为是雨季到来的雷声。”

图片2.png

  (粮食分发现场)

  当地的社会秩序已经完全混乱,韩卓琦告诉作者,瓦屋每个月都会有四五起以抢劫财物为目的的绑架案,并且每个月都会有七八人因抢劫财物被枪杀。“就在我们回来前,我们经常去上网的附近一家宾馆的工作人员被枪杀了。”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李佩    | 编辑: 吕金津    


潮评社

网信浙江

今日浙江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话: 057187567897 京ICP证 0400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