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潮新闻专题网信浙江今日浙江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详情
浙江援疆干部人才载誉而归 这位医生却说有3个遗憾
中国网    | 发布时间:2018-07-08 09:28:22

  7月6日傍晚,CZ6919次航班降落在萧山机场,机舱内的人们加快脚步,迫不及待想看看离别一年半的家乡。他们中的一位,眯起只有不到0.5视力的双眼,额头上、眼角边堆起几道细纹。

  他叫朱海峤,浙江省人民医院援疆专家、阿克苏地区第一人民医院儿科副主任,今年56岁的他是我省第九批援疆干部人才中的“老大哥”。此时的接机大厅,鲜花、掌声迎接着这支载誉而归的队伍。但在见到记者时,朱海峤说得最多的,是遗憾。

  放心不下的“小古丽”们

  “小古丽的病情怎么样?”“告诉她可以随时给我电话。”

  手机刚刚开机,朱海峤就向阿克苏地区第一人民医院的儿科医生龚莉莉发去微信,不出多久,手机响起,屏幕上正在复查的小古丽笑容灿烂,朱海峤用手放大照片,也跟着会心地笑了。

  直到今天,小古丽始终牵挂着朱海峤的心。2017年6月的一天,14岁的小古丽蜷缩在父母怀中,从温宿县托乎拉乡来到阿克苏地区第一人民医院儿科。眼前的小古丽,四肢关节疼痛难耐,全身肌肉明显萎缩……朱海峤将病情确诊为“幼年型特发性关节炎”,并为她制定了个性化的治疗方案,经过半个月的抗炎对症治疗,卧床两年的小古丽终于能够下地走路,陷入困境的一家人重燃希望。

  龚莉莉清楚地记得,一次复诊结束后,小古丽的爸爸执意在医生办公室外等着朱海峤,想亲口再说一声谢谢。可见到朱海峤时,这位34岁的当地农民泣不成声,他冲上前去,紧紧抱住了远道而来的浙江医生。

  一年半里,朱海峤和一个个“小古丽”们结下了深厚情谊。在阿克苏地区,他成功救助过年仅4岁的罕见病患儿,他拎着义诊箱到交通不便的基层地区送医送药,他身体力行把精准医疗技术传授给当地医生……

  “可惜要走了,也许我能给他们再多上一堂课,或者再多看几个老病人……”在援疆生活画上句点的此时,他依然满是牵挂。

  没能尽到的责任

  刚进家门,朱海峤顾不上放下背包,给父亲上了一炷香。“按照乐清老家的习俗,我没有尽到做儿子的责任。”

  时间回到2017年初。省人民医院接到援疆任务:医院抽调4人,其中1人必须为儿科。儿科主任罗晓明正在为选人发愁时,谁都没有料到55岁的朱海峤举起了手。

  “老朱,科室就是怎么轮也轮不到你。”

  “我是唯一的党员,让我去吧!”

  这利落的回答,朱海峤说得并不容易。他放下的是身患肿瘤的妻子、住在康复病房的岳父,和常年复诊的面瘫、癫痫、多动症小患者们……

  去年1月底,朱海峤办完所有援疆手续后,他年迈的父亲因脑溢血去世。那一天,距离出发还有半个月。

  “我已经报了名,我还是去吧。”面对领导、同事、妻子的疑问,心怀悲痛的他这样说。在为父亲料理完后事的第10天,带着深深的遗憾,也带着沉甸甸的责任,他踏上了飞往阿克苏的航班。

  2017年的清明,忙于工作的朱海峤没能回家再“看”父亲一眼。

  “看不见”的眼睛

  朱海峤的鼻梁上,有时架着一副老花镜。结束援疆后,镜片里那只明亮的左眼,已经“快要看不见”了。

  援疆期间,他双眼被确诊为“双侧视网膜中央静脉浆液性渗出”,视力分别下降到0.5和0。现在,他的左眼已经无法辨识文字,只能勉强看到图像。

  半年多前,朱海峤发现左肺部有一个结节,后被确诊为肺腺癌。春节回杭休息期间,他的肺和眼睛分别做了手术。几乎所有的医生都和他说:“如果能早一点,情况会更好。”

  因为牵挂着阿克苏的孩子们,手术后半个月,他再次飞往阿克苏。

  1984年,毕业于温州医科大学的朱海峤成为我省最早的儿科医生之一。如今34年过去,回想那年高考后的决定,他说:“如果让我再选一次,我不知道还能不能再当医生。但至少这辈子,我干一行就爱一行。”

来源: 浙江日报    | 作者:陈宁    | 编辑:胡清林    


潮评社

网信浙江

今日浙江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话: 057187567897 京ICP证 0400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