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潮新闻专题网信浙江今日浙江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详情
浙江这名干部腐败案为啥上了中纪委官网?背后藏着大问题
    | 发布时间:2018-09-30 09:22:27

   今天,中央纪委网站登了发生在慈溪的一件事,还发在“要闻”板块:浙江省宁波市慈溪附海镇花塘村原党总支委员兼村民委员会委员高央刚,挪用村民购房款,数额总计269万元。

1538221310128_5baf64fe159bb839d07c2c7d.jpg

  一个村干部腐败的案例,不算什么大事,怎么能上中纪委官网,还要放在“要闻”板块?认真去看,就会发现这么一个细节:高央刚的腐败,发生在协助镇政府工作期间。

  这些年来,很多涉及到村干部腐败的判决书里,常会见到这句话:“利用协助XX乡(镇)XX工作的职务便利”。协助乡镇工作,怎么成了有些村干部借此腐败的“机会”?已阅君今天要来聊一聊。

  这类落马村干部,数量不少

  为更好地说明问题,已阅君先举一些例子。

  杭州市西湖区转塘街道象山社区原党支书胡某腐败的案子,是很好的一个案例。他作案的时间很长,长达6年,从2004年3月至2010年2月。这段时间,他一直协助政府从事政府拆迁工作。

  协助工作,光从这个名称,一定会让人觉得没什么权力。但看了胡某腐败的涉案数字,恐怕就不会这么想了。

  那就看涉案的数额吧。第一个数字:10万元,这是受贿金额。这笔钱是他在协助拆迁时,弄虚作假,人家送的。第二个数字:84万余元,这是贪污金额。拆迁补偿款发放下来,被他用各种名目,化公为私,揣进自己兜里。

1538221310168_5baf64fe159bb839d07c2c7e.jpg

  利用协助政府拆迁,乘机腐败,是这类案件的大头。

  类似的案子还有。比如说有个人:桐庐县旧县街道旧县村原报账员金某,在协助政府从事土地征用补偿费用管理以及村集体资金管理工作中,用了很多手段,像涂改相关款项发放凭证、虚增发放金额及发放对象等等,一举捞到手127.68万元。

  这两个人是直接贪污的,就算账做得再巧,只要仔细查账,还是容易被发现的。

  还有手法更隐蔽的。宁波市纪委曾通报过这么一件事:北仑区小港街道顾家桥村原党支书梅某,在协助政府从事拆迁安置补偿工作时,隐瞒了她在拆迁范围外有合法住宅,用拆迁范围内违法建筑来“顶”,把自己变成拆迁户,结果拿到拆迁安置补偿款及200平方米商品房的购房凭证,共计价值103.5万余元。

  除了拆迁,其它乡镇政府委托协助的事,也被有些村干部发现了“机会”。

  像杭州市西湖区双浦镇小叔房村原报账员葛某,他协助政府做的工作是代收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费,结果村民上交的医疗保险费,很多落入他的腰包,总计29.42万元。

  上面讲的,都是单枪匹马型的,还有干脆大家“一起上”的。奉化发生过这么一件事:这个区的莼湖镇洪溪村四名村干部:村总支书记、村委会主任、副书记、村监委主任,协助配合实施有家公司的边坡治理项目时,一起弄虚作假,往自己兜里捞好处。

  还有比如说余姚市大隐镇章山村村委会原委员汪某,受镇政府委托,负责有个安置房工程质量监督工作,他乘机上下其手,收的财物共计价值28.2万元。

  背后其实是政府工作问题

  这种情况之严重,光从已阅君举的这些案例,恐怕已经可见一斑。

  已阅君再列个数字,杭州市委党校有位老师,名叫胡序杭,曾做过一个统计。数据虽老,却能反映问题:仅杭州市,而且仅2014年上半年,就查办了农村 (社区)干部违纪违法案件101起, 涉及村党组织书记、村民委员会主任 (社区书记、主任) 共71人, 其中涉案金额在100万元以上的有7起。

  这些案件中,有不少是在协助政府工作时发生的。

  问题就来了:协助政府工作,只是在某种情况下,临时将权力借出去,让村干部们使用一下,怎么产生数额这么大的腐败?

  如果认真看一些已阅君上面列举的这些案例,就会发现:当这些村干部在协助工作时,其实相当有“资源优势”。

  比如说杭州市西湖区转塘街道象山社区原党支书胡某的这个案子,他虽说是“协助”,其实在拆迁时,是不是属于拆迁范围,怎么拆,他其实有很大的话语权。如果没有这种话语权,北仑区小港街道顾家桥村原党支书梅某也不可能将自家的违法建筑,变成要拆迁的建筑。

1538221310207_5baf64fe159bb839d07c2c7f.jpg

  换句话说,虽说名义上是“协助”,其实在现实操作中,缺乏对借出权力进行全面监督的能力,村干部有很大的“自由发挥空间”,有心之徒难免会借机捞钱。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不好的工作倾向:出借权力的政府机关,过于注重结果,只要递交上来的文件或者形式,看上去合法,可以了,对具体过程过问很少。在现实中,会被总结为两句话:“摆平就是水平,搞定就是稳定”。

  为什么会这样,再往深里分析,就会发现:真实原因是很多乡镇政府或部门对基层情况了解不充分,不得不通过村干部这个“捷径”。像落实社会保障、相关补贴、征地拆迁时,作为分配依据的基础信息,往往需要村干部来核实,因为工作任务中,涉及的事项面广、量大,相关政府部门很难复核。

  甚至有些地方的乡镇政府,如果工作任务比较重,甚至会依赖村干部,害怕村干部撂挑子说不干,或者明出工实际却不出力。

  先把基层负担减下来

  上面所述,其实就是为什么有些村干部能“小官大贪”的原因。

  这也说明了有些地方的乡镇政府工作人员,工作不够实在,对基层尤其是村的具体情况,了解不够多,不够实。

  造成这种原因,背后潜藏的原因很多,非常综合:

  比如说,在某种程度上,和乡镇工作任务繁重,很多人忙于眼前工作,忙于应对上级的任务,没有足够的时间进行长远谋划,有很大的关系;

  还和乡镇干部偷懒,不肯亲上一线,将有些工作直接推给村干部有关;

  也和政府各职能部门分散管理的体制有关,这些部门在委托村干部履行相应职能时,往往会各行其是。十几个、几十个部门各自拨款,各自审核,却没有统一的部门进行管理监督,甚至会出现同一个项目,可以向多部门申报资金的事。

1538221310250_5baf64fe159bb839d07c2c80.jpg

  这种情况下,如果有人乘机下手,发现难度较大。

  已阅君觉得,在村干部因协助工作,乘机腐败的案例层出不穷之际,第一步应该借着中央纪委办公厅日前印发关于集中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工作意见之机,将乡镇不必要的负担比如说考核、考察或调研减下来,这样一些立足长远、一时看不到短期效果的措施,才能进行。

  其次,要对哪些工作可以让村干部协助,怎么协助,协助过程中有哪些肯定导致腐败的情况发生,应该“摸摸清楚”,事先设计好应对之策;最后还应将相关补助、补贴等,建成统一的平台,防止有人乘机钻空子、下手。

  但不管怎么说,最关键的一点,就是要先把乡镇基层的负担减下来,否则的话,人的精力毕竟有限,老是疲于应付,监督方面自然很难有效。

  从这里,想必能看出村官腐败案,上了中纪委官网背后的意义:那就是乡镇政府的权力借给村干部,一定要有把握,能看得牢,否则就不能轻借。

来源: 浙江新闻    | 作者:黄宏    | 编辑:汪杰菲    


潮评社

网信浙江

今日浙江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话: 057187567897 京ICP证 0400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