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潮新闻专题网信浙江今日浙江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详情
人类在进化中的自然产生
    | 发布时间:2018-10-11 14:20:09

  恩格斯《自然辩证法》中说:“劳动是整个人类生活的第一个基本条件,而且达到这样的程度,以致我们在某种意义上不得不说:‘劳动创造了人本身’”。同时,恩格斯又说,动物不会劳动,这也是人和动物的根本区别。人在产生之前是动物,是动物怎么能够通过劳动把自己创造成人呢?这么一反推,劳动创造了人的理论就明显地需要质疑了。

  上帝不创造人本身了,劳动创造人本身也需要质疑了,那么,人究竟是怎样产生的呢?

  距今一两千万年前,我们地球上热带和亚热带原始的大森林里,有一种非长臂猿、猩猩、大猩猩、黑猩猩等类人猿的古猿,这种古猿由于后来进化成为了我们现代人类的祖先,所以,笔者赋予它一个名称——祖先人猿。祖先人猿和其他许多森林动物一样,会经常跃起前肢同猛兽搏斗,攀援树木和摘取果实。和猛兽搏斗,攀援树木和摘取果实,这是许多森林动物都具有的本领,可为什么偏偏祖先人猿才是森林动物中,后来脊柱由横变直能够直立行走,成为了人的很少几种动物中的一种呢?这得归功于祖先人猿性的高度发育成熟,早于了其他许多的森林动物。雄性祖先人猿在性激素的作用下,经常跃起前肢到雌性祖先人猿臀上和雌性祖先人猿交配。从跃起前肢到基本保持跃起的姿势和雌性祖先人猿交配结束需要巨大力量,正是在性的数百万年上千万年催祖先人猿奋起的性交过程中,雄性祖先人猿的脊柱,配合其他必须的生存方式,比其他许多森林动物更快的趋直起来。在遗传的作用下,雌性祖先人猿的脊柱也同时地在进化过程中趋直起来。当祖先人猿脊柱趋直到一定阶段,雄雌祖先人猿间亲密的拥抱加快了他们脊柱趋直的过程,当它们的行走不再需要前肢帮助了的时候,有了双手的脱胎于动物的人——我们现代人类的祖先便诞生了。

  据考古学最新发现,在距今天六、七百万年前,地球上同时还存在10几种直立行走的,与由祖先人猿进化而成的人体格大小差不多的生命,即那时的地球上共有10几种能直立行走的人,可后来却仅存了我们现代人类的祖先这一支下来,对此应做如何的解释呢?

  站立起来的不同种的人,相互间生存的威胁程度,远远超过了不能直立行走的动物,于是,那时地球上一场争夺生命存在权的不同种的直立行走的人彼此的大博杀开始了。双手握着现存的或经过加工后的棍棒,刚从动物脱胎而出的我们的祖先,行走如飞,力大无比,棍棒握在他们手里,那真如天兵下凡,在这场大搏杀中,直立行走的祖先人猿演化而来的人在距今六七百万年前取得了彻底的胜利,其他即使没有被他们消灭彻底而幸存的人,由于力量过于弱化,也逐步在优胜劣汰中消逝了。地球上自从有了手握棍棒的人类,其他森林动物的进化也就严重减慢。手里握着棍棒和其他武器的我们祖先,像手里高悬皮鞭的奴隶主,其他的四肢动物只能像奴隶一样,在皮鞭下匍匐着生活。那些有可能进化成直立行走的人的四肢动物,它们在强大的对手面前,最原始的精神活动,要站立起来必须的精神活动,性的交配意识,受到了严重的压抑和打击,以至于,至今还保持着爬行姿势。

  人类最早进入创造性的物质文明时代是木器时代,这是成熟的石器时代之前最早的人类创造性的物质文明时代。在人类应用木器和制造木器进行“战争”的同时,石器的制造业也作为辅助制造业同时产生了。

  在祖先人猿还没有演变成人之前,在长期地跃起前肢用现存的石器打击“敌人”过程中,经常观察到不同形状的石器,打击敌人所产生的杀伤效果有异,还在动物阶段,他们就能有目的地寻找利石器去打击敌人。在他们使用粗笨的石器打击敌人,粗笨的石器打到一些阻碍物上溅开后,里面经常出现小的利石器,粗笨的石器经猛烈撞击可以变小,从中产生出利石器的感性认识,在他们动物阶段的头脑中就存在了。当他们站立起来后,有了用双手高高地举起粗笨的石器,把它们在坚硬的石头上或坚硬的崖上等阻挡物上砸去撞开,从中寻找利石器的条件,也有了一手握一个粗笨的石器进行猛烈撞击的条件,这种撞击起初的目的与把石头在坚硬的阻挡物上撞开以得到利石器的目的一样,后来,经验的积累,使他们能够一手拿一个石头地打制他们理想的利器。制造石质利器的复杂程度,远远超过了制造棍棒的复杂程度,一个满意的石质利器的形成,既是物理意义上的劳动,里面同时也包含着原始美术观念。

  制造石质利器必然产生摩擦,磨擦起火现象也为原始人掌握了,但人类对火的应用,主要地还是从对现存天火的应用开始的。火在冬季能给森林动物温暖,火在夜间能够照明,火还能烧死森林动物,有的被烧死的森林动物可以食用,火的这些好处,虽为不少森林动物所共知,但只有站立起来了的人,才有条件用双手把燃烧着的火具带走。带走天火,占有天火,用它来为人类的生活服务,甚至,用火去攻击敌人,只有站立起来的人类才能做到。这样,一个应用火的民用和“军用”的双重劳动,在有了人类后也诞生了。

  我们可以说,人类的一切文明起源于性。性是人类最初阶段重要的精神活动。我们也可以说,人类具有创造性的物质文明,主要地起源于木器的制造、石器的制造以及火的应用。

  人类产生后,可以用双手抱着东西,用双肩扛着物体地进行运输,原始的运输业,在有了人类后也出现了。总起来说,人类最初具有革命性的、新兴的主要的劳动,就是木器石器的制造,火的应用,原始运输业这么三大类。但原始运输业,与木器、石器制造相比较,明显地缺乏了脑力劳动、创造性劳动的特征。

  当我们的祖先消灭了地球上其他人类,巨大的生存威胁消失,作为唯一的人的地位在地球上巩固下来后,没有必要再留在危险的森林里了,他们在历史上的某一个时间,开始了陆陆续续地向自然条件好的靠近森林边缘、能够以狩猎方式维持生存的地带迁移。这样,原始的畜牧业和农耕在我们的祖先迁移出森林后渐渐出现了。我们的祖先还在森林时代的时候,就已经有了畜牧知识,能把一些温驯的动物饲养起来,在缺少食物的时候食用,同时,让它们繁衍以积累食物来源。动物能繁衍后代这样十分简单的感性认识,在我们祖先尚未走出动物阶段就知晓了。人类向森林外面大迁徒前,虽然也畜牧,但那时森林中,可食用的资源非常丰富,加上频频的争杀和残酷的森林环境,畜牧没有成为当时生存的普遍需要,所以,那时不是人类的主要劳动。一些植物根茎能食用和种子落地能长出新的个体,有的籽粒或果实能食用的现象,也在人类尚未走出动物阶段就知晓了。当人类迁徒出大森林后,发现了一些新的可食用的植物籽粒或果实,在森林附近的浅丘或靠近平原的地带,原始的种植业,即原始的农业也渐渐出现了。在畜牧业、农业产生的同时,在靠着江河湖泊的地方,捕鱼业逐渐兴起,类似于驾驶不沉的自然的独木舟这样的工具进行捕鱼,由于生存的需要,也早于任何一个近现代学者的推测在地球上出现了。

  人类迁徙出森林后,起初是在靠近森林的边缘地带四处游移活动,当原始的畜牧业、种植业、捕鱼业出现后,人类不再需要依赖靠近森林边缘狩猎才能生存时,开始离开环境险恶、随时可能遭遇猛兽袭击的森林边缘地带,向条件更好的各地迁徙。中国历史上传说中的伏羲氏,是发明畜牧业的原始人。神农氏,是发明农业的原始人。原始的畜牧业和原始的农业,其产生实际上早于了至今5000年前的伏羲氏和神农氏若干万年,因为人类产生后分散到世界各地,时期是非常早的。那么,为什么中国历史上会有伏羲氏、神农氏这样的传说呢?

  人类发展到相当高级的阶段后,具体地说是进入阶级社会,有了自己的历史学者后,他们开始了对人类历史的研究。然而,凭借他们那时的知识,是根本不能把人类如何产生和产生后大致发展的情况回答出来的。一万年前,十万年前,百万年前的事情是怎么回事,他们是怎样也回答不出来的,他们当时的研究,只能是最接近于他们生存时代的传说。一些两三千年前零星的事情传说下来,传说在没有文字记录的时代,能延续两三千年已经很不简单了,他们就认为了是人类文明的最初。他们把当时所能收集到的传说加以系统化,加入一些自己的观点,就成了当时中华民族了不起的社会起源史。其实,神农氏、伏羲氏前面,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代教人农事、教人畜牧的神农氏、伏羲氏了。

  数十人甚至数百人一群以便维持生存的原始群,是人类走出森林时代的第一个组织结构形式。它在适应着森林外面生活条件的同时,为人类走出森林后三大产业的出现、生产力水平巨大进步做出了重要贡献,为人类寻找更好的生存环境、迁徙到更好的自然环境生存做出了贡献,为所处地域环境具有相对安全保障,具有相对稳定性、显著生产性、有着图腾崇拜的母系氏族社会的产生奠定了基础。原始群和后来的氏族都是一些集团。人类只要有集团存在,就有集团与集团间自身的利益,每个集团都是维护自身利益的私有制集团。人类私有制的产生,是非常非常早的,早到了刚出现原始群那时,绝不是几百万年后国家产生的产物。原始群时代结束后的氏族社会,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私有制社会。原始共产主义社会从社会整体结构上来说,是根本不存在的。如果存在,那么氏族社会就是一个没有任何氏族内部私有制矛盾和氏族与氏族间私有制矛盾的“世外桃源”,这种“世外桃源”,只存在于文人的幻想之中。

  有的社会学家认为氏族内部平均分配劳动产品是原始共产主义社会的典型特征,这个认识是不正确的。一是因为氏族内部平均分配劳动产品不具有现实性。对劳动产品的需求量长幼有别,男女有别,同年龄同性别的男女在生产中体力消耗大小有别,平均分配劳动产品是对氏族生存和发展的破坏。二是因为平均这一概念与不平均这一概念是同时产生的。没有离开不平均概念的平均概念,有平均概念就有不平均概念,不平均概念即是一种私有概念。在氏族劳动产品不足或过剩时,满足私欲是人的一种本能,不可能每个氏族人都做到产品不足时,要挨饿大家共同挨饿,产品过剩时,共同等量分享产品。在一个氏族长期处于产品不足状态时,对其他氏族劳动产品的侵略掠夺同样会存在。即使是氏族与氏族之间完全和睦的相处,互不侵犯,互不往来,这也正是每个氏族均是各自为己的私有制集团的表现。只要有私有制观念和私有制行为在氏族社会任何一个方面存在,人类历史上就没有所谓的原始共产主义社会。氏族社会生产资料的公有制,是为氏族这个私有制集团的生存和发展服务的。生产资料公有制是氏族社会私有制性质对生产资料分配形式的客观要求,氏族社会生产资料公有制是建立在氏族集团私有制利益需要基础之上的。

  性是人类最初征服自然以外的精神活动。氏族社会里,对女性生殖器的图腾崇拜,是人类产生后成年男女间长期性交能力强弱较量的结果,成年男女间长期性交能力强弱的较量,女性取得了长久的胜利后,推动了失败一方在氏族社会时期对胜利一方的原始膜拜和胜利一方对自我的原始膜拜,这种原始膜拜集中反映在了对女性生殖器的图腾崇拜上。对女性生殖器的图腾崇拜决不是一般社会学家所解释的那样,是因为氏族成员认为生育是女性的功劳,女性生殖器是繁衍后代的工具这个原因。氏族成员不会不懂得繁衍后代需要男女双方共同合作才能完成这个常识,就连当时不少动物,恐怕对繁衍后代需要雄雌的共同合作才能完成这个常识性问题也是清楚的。

  图腾,既是氏族社会的意识形态,又是我们区分母系氏族和父系氏族社会形成的唯一依据。对氏族社会母系或父系的划分,只能以图腾作为标志,以精神作为标志,决不能像一般社会学家解释的那样,以男女对氏族生存贡献的大小作为标志。一般社会学家认为,在母系氏族社会里,男子主要从事渔猎,女子主要从事采集,采集的来源稳定可靠,所以,妇女对氏族的生存贡献就更大,氏族社会因此是母系氏族社会。那么,持反对观点的人也可以说,男子不仅能渔猎,同时也能采集,采集这样的简单劳动,男子也是能够胜任的,而渔猎妇女胜任起来却没有男性胜任起来更合适,按一般社会学家贡献大小的逻辑推理,就不应该有母系氏族社会这个称谓的存在。

  在母系氏族社会形成阶段,多数成年女性能通过性交,一人统领一个以上的成年男人,几个、几十个成年女性一起就能统领一群、一大群成年男人。女性成了团结成年男性的核心,成年男性服从并接受她的调遣。成年女性强的性交能力像原子核,成年男性比她弱的性交能力像电子,电子只能绕着原子核运转,这就促成了人类原始群时代结束后,母系氏族社会这样具有相对安全环境的、相对稳定的、相对女权的基本的社会组织结构和社会秩序在定居中的形成。女性性的伟力使男性歌颂,使整个社会成员歌颂,这种歌颂集中聚集到了女性生殖器上,所以,对女性生殖器的图腾崇拜,是母系氏族社会这个崭新的社会组织结构诞生时产生的精神崇拜,是社会秩序崇拜,把女性生殖器作为图腾物,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精神上的飞跃,是人类从此产生了一个社会,一个母系氏族社会的飞跃。从某种意义上说,母系氏族社会,也是女权社会。

  在母系氏族社会之前,人类四处游移着的生活,自然环境、生存环境极其恶劣,生存方式处于严重的被逼迫状态。只有人类大迁徙开始,定居状态形成,生存方式严重的被逼迫大大减弱之后,人类的高级的精神活动——图腾,才有了产生的条件。母系氏族社会的产生,标志着具有完整社会学意义上的人类终于出现了。

  氏族社会女性的性能力强于男性,从现代人类男女性交的能力上可以得到说明。人类男性成员的性交能力,是指性行为从开始到结束的时间。人类女性成员的性交能力,是指女性成员生理上彻底满足性行为需要的时间。氏族社会距今仅有5000余年。5000余年在数百万年的人类历史上是个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时间概念,因此,现代人类男女性的能力,完全可以反映出5000年以前的氏族社会男女成员的性能力。现代社会成熟的同龄或近龄、甚至年龄相距较大的男女在性交中,男性在不使用延长性交时间“工具”情况下性交的结束,普遍地不代表女性性的需要已经彻底得到了满足。女性是在男性性行为结束后不得已地结束性兴奋状态。

  人类产生之后成年女性性交能力为什么强于成年男性从而长期处于性胜利地位?雄性祖先人猿在使人类站立起来长达数百万年的与雌性祖先人猿性交中,两脚站姿的性交与四肢着地的性交相比,体能耗费更大,体能耗费大的一方性交的兴奋时间短于体能耗废小的一方,这种雄雌祖先人猿性交兴奋时间的长短,遗传给了站立起来的人类。

  母系氏族社会推动了人类生产力水平和文明的进一步提高,氏族与氏族间的联盟逐步扩大,战争是为了使母系氏族这个私有制集团得以更加强大的手段。人类历史上大规模的氏族战争、部落战争序幕拉开的同时,以英雄胜利为标志的英雄崇拜出现了,对战争中厮杀的英雄的崇拜、英雄图腾代替了崇拜女性生殖器的图腾崇拜。有的氏族会把这种英雄图腾用男性器官中,女性唯一没有的生殖器来表达,认为男性之所以在战争中比女性伟大,正是由于女性缺少了男性这个器官。还有的氏族会把一些凶猛的动物作为图腾,因为这些动物与男性有着共同的凶猛的特征,甚至比男性更加凶猛无比的特征,这种凶猛无比的力量在他们眼里甚至被认为是生灵中超自然的力量,至此,氏族社会变成了男性主宰的父系氏族社会,这是人类历史上图腾的第二次飞跃。从某种意义上说,父系氏族社会,也是男权社会。

  在不同的区域,不同的时期,不同的自然环境、生产环境、生活环境下,图腾的形式尽管会呈现多样化,但这一切,都是母系氏族社会性图腾的演化。

  国家出现后,人类的童年时代终于结束了。人类童年的结束,以大范围告别氏族社会为标志。

  人类起源于性发育的高度成熟,也必将随着性的弱化而逐步消灭,这个过程虽然还很长,但人类最终要随着性的弱化而消灭。

  正像我们当初学习恩格斯的“劳动创造了人本身”及其相关的学说,头脑里没有任何争论、质疑的概念一样,教科书上怎样写,老师怎样教,我们就怎样接受。而争论、质疑,本身是社会科学进步的前提。既然社会科学的进步需要争论、质疑,那么,它就要求科学工作者不只需要质疑“劳动创造了人本身”这个远古时代没有任何史料可以佐证的人类产生的假说,也质疑“性交创造了人本身”这个假说。真理是不怕任何新的假说对它质疑和挑战的,人类许多真理性认识,都是在质疑中更加坚定或者是在质疑中被否定而重新产生的。假说是开启人类心灵灵光的钥匙,是人类真理探索中的彩虹,没有假说人类就永远没有办法接近未知的真理的世界,从而永远成为真理的奴隶。在我们对宇宙的许多秘密和人类自身起源没有真理标准检验前,只能最大限度用假说诠释宇宙的秘密和人类自身起源,这是现代人类认识世界由“必然王国”通向“自由王国”唯一的途径。

  作者简介:廖伦焰,出生于1963年,作家、诗人、史学家。2010年受聘担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日史编辑委员会理论评论部副主任、研究员。2013年受聘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日史编辑委员会研究室副主任、研究员。著有长篇小说《极点》、《性罪》及《龙康中短篇小说集》、《龙康诗集》、50万字的《廖氏诸葛亮评传》等作品。2006年公开了前人从所未有的新观点以重新评价诸葛亮历史功过,被全国若干媒体刊载,“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理论频道’”对主要观点做了文摘。尔后“求是理论网”、《历史学家茶座》等网、刊,刊登了重要史学文章《重新评价诸葛亮历史学说的含义》;2010年撰写了大量史学文章证明河南安阳发现的曹操陵是伪,是当年上书监察部,要求取消河南省文物局对曹操陵认定的8名学者之一;2011年在光明网理论频道发表了重新评价刘备历史功过的重要史学文章《刘备不义取益州》;2013年对复旦大学“曹操家族DNA研究成果”提出质疑,在学术界产生了重要影响。2003年开始研究人类社会起源史。(推广)

来源: 北国网    | 作者:王新文    | 编辑:华晓梅    


潮评社

网信浙江

今日浙江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话: 057187567897 京ICP证 0400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