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184042016@qq.com
最新原创 曝光台 中国访谈 中国三分钟 冲浪特殊资产 潮评社 温州 绍兴 衢州 淳安 岱山 桐庐 文娱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新闻详情 A- A+
四年力推 浙江为什么要打造传统制造业2.0版
发布时间:2020-11-12 08:40:46    

 

  11月10日,湖州长兴,浙江省举行传统制造业改造提升2.0版现场推进会,省长郑栅洁出席。

  在浙江,这是连续第四年举行传统制造业改造提升推进会。

  第一次:2017年9月,浙江省委、省政府在绍兴市召开全省制造业改造提升大会,时任省委书记车俊、省长袁家军出席。

  第二次:2018年8月,浙江省传统制造业改造提升试点工作推进会在兰溪召开,分管工业副省长高兴夫出席。

  第三次:2019年11月,浙江省委、省政府在宁波前湾新区召开全省传统制造业改造提升现场推进会,时任省委书记车俊、省长袁家军出席。

  连续四年,紧盯不放,改造提升传统制造业这件事,究竟对浙江意味着什么?

  1

  四年四次推进大会

  2017年9月,浙江省委、省政府在绍兴市召开全省制造业改造提升大会。其时,浙江传统制造业面临的外部发展环境正变得波诡云谲。

  2018年,中美贸易摩擦开始。

  2019年,中美贸易摩擦持续升级,浙江传统制造业面临严峻的外部压力。

  2020年,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一度中断浙江传统制造业逆势增长的良好态势,形势之严峻前所未有。

  形势多变,但是,对连续四年的推进会进行梳理后,涌金君发现,破解传统制造业改造提升这一命题,浙江始终在坚持一个基本方向:推动块状产业向产业集群发展。

  2017年,会议提出,龙头企业与产业集群并重,既注重发挥龙头企业在产业竞争中的支柱和引领作用,又注重发挥块状特色产业的集群优势。

  2018年,会议提出,培育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抢占制造业发展制高点,进一步推动基础较好、潜力较大的块状经济转型提升,发展一批规模超千亿元、在国内外同行业具有重要影响力的优势产业集群,形成先进制造业集群培育梯队。

  2019年,会议指出,加快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必须把重点放在制造业上,把突破口放在块状经济提质增效上,加快推动传统块状经济向现代产业集群转变。

  今年推进会上,“打造特色制造业集群”,依然是浙江传统制造业改造提升的主航向。

  实际上,正是因为疫情下的极限施压,浙江对于产业链安全,产业集群化发展的理解更加深刻了。制造业要大发展,一定要集群化,单打独斗的企业,最终是很难走远、走稳的。

  也因此,今年3月,顶着疫情的压力,浙江召开了全省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大会。会上,浙江吹响了全力建设“全球先进制造业基地”的号角。会上印发的《浙江省培育先进制造业集群行动计划》,明确要构建“415”先进制造业集群建设体系——基本形成绿色石化、数字安防、汽车、现代纺织等4个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培育15个优势制造业集群。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集群”呢?浙江给出的定义是:每个集群都要有引领性的研发机构,有产业创新联盟,有万亩千亿平台,有大项目好项目,有龙头企业和单项(隐形)冠军,有国际竞争力的产业链生态。

  2

  创新投入只增不减

  2017年到2020年,四年中,浙江传统制造业发生了哪些改变?

  一图胜万言。记者和同事制作了一组长图,从中可以比较清晰地看到这些变化。

  但是,有一个变化,特别值得一提。

  从2017年到现在,梳理浙江17个重点传统制造业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运行主要指标,涌金君发现,与多数指标起起伏伏不同,有一个指标只升不跌。

  这个指标就是:17个重点传统制造业研发费用支出总额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也就是人们熟知的R&D。

  2018年上半年,10个重点传统制造业科技活动经费支出增长23.4%,近年来首次追平规上工业。

  时隔一年,2019年前三季度,17个传统制造业研发支出增长19.9%,高于规上工业0.9个百分点。

  今年,尽管面临极限考验,17个传统制造业研发费用依然高于上年。

  正如美国管理学家迈克尔.波特说过,任何传统产业只要加上知识和技术,都可以成为一个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技术密集型产业。

  3

  头部企业不够头部

  久久为功!持续改造提升,让浙江制造焕发出新动能。

  2019年,浙江传统制造业增加值占全省规模以上制造业的比重为60%,利润为59.7%,税收占57.4%。

  然而,头部制造企业不够多、不够强,仍然是浙江传统制造业发展的一大隐痛。

  记者了解到这样一组数据:在2020年中国企业500强中,浙江传统制造业企业入围者仅29家,排名最高的都没能进入前50强。

  当然,形成这一结果有其历史原因。

  浙江的工业,起步于农村。初代创业者,多数是农民。由于农民几乎没有多少资本储备,所以首选低技术、低投资门槛的“小”商品生产领域,组织形态多起源于家庭“小”作坊。

  只是“小而美”的农村工业,天生自带产业层次低、组织结构散、创新能力弱等不足。它们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浙江有核心竞争力的头部制造企业不多。

  虽然“船小好调头”,可一旦遇到今年这样的骤风巨浪,还得是船大才能压浪。在2020年这个特殊年份,这一点体现得尤为明显。

  今年疫情发生后,头部制造企业集聚的上虞、乐清、北仑、长兴等地,复工复产的速度明显快于头部企业不强的区域。

  正是意识到了这一点,疫情发生以来,浙江以省内头部制造企业为牵引,梳理、摸清了浙江主导产业的产业链现状。如今,正集中精力实施制造业产业基础再造和产业链提升工程。围绕产业链进行延链补链强链,维护产业链稳定和安全的同时,做强产业链,从而做强头部企业。

  对现阶段的浙江传统制造业而言,做强做大做优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迫切,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条件。

  经过改革开放四十多年的淬炼,浙江传统制造已不同于白手起家时的农村工业化时代,而是已经有了丰厚的资金积累、较强的技术沉淀和较高的市场占有率。

  在今年推进会安排的现场参观企业——天能集团,涌金君看到,科技感十足的智慧体验馆里,用现代技术复原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天能起步时的场景:农民房式的厂房,手工操作的工具,参差不齐的产品,让人仿佛一下子穿越到浙江制造业艰苦创业的岁月。

  走出体验馆,走进天能车间,映入眼帘的是一条条高效运转的国际高端锂电池生产线,每一天,都有大批量的天能制造的锂电池产品,从这里发往世界各地。

  从一家村办企业,成长为规模超千亿元的现代制造业头部企业,天能,只是浙江传统制造业正在讲述的新故事之一,这样的新故事还在不断上演。

  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使命,不同阶段的浙江传统制造,也有不同阶段的发展使命。从1.0版到2.0版,属于浙江制造的新时代才刚刚拉开序幕。

来源: 浙江新闻客户端    | 作者:夏丹    | 责编:俞舒珺     电子信箱:184042016@qq.com    

浪潮评论
潮评社
国网传播
忠文创
我要发稿
广告合作
浪潮评论
潮评社
国网传播
忠文创
我要发稿
广告合作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话: 057187567897 京ICP证 0400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