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原创 专题 新经济 曝光台 中国访谈 中国三分钟 冲浪特殊资产 潮评社 温州 绍兴 衢州 淳安 岱山 桐庐 文娱 元宇宙
您的位置:首页 > 要闻 新闻详情
春运返乡,浙江这个“包”为何格外暖心?
发布时间 | 2024-02-01 08:30:48    

   1月26日,为期40天的春运拉开了帷幕。

  春运,被称为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周期性的人类大迁徙。据2024年全国春运电视电话会议通报,今年春运期间人员流动规模将显著超过疫情前水平,铁路、民航客运量有望创历史新高。

  这一张返乡的车票,该如何买?

  在浙江14年的贵州磨床工陶有勋,从来没有过丝毫的担忧。“我还要上10来天班呢。”1月25日晚8时,他和刚到老家的妻儿通完视频电话,悠然自得。

  陶有勋的底气,正是来自一份浙产返乡“包”。

  随着春节临近,同样暖心的返乡“包”,在浙江各地如期派发。这个“包”里究竟藏了啥?为何能让在浙的游子底气满满?

  “老乡都羡慕我,公司门口就能直接上车回家了”

  历来已久的常态化

  浙产返乡“包”是啥?

  这是浙江政府、企业两端发力,缓解外来务工人员春节返乡焦虑的兜底服务。

  对于46岁的宋玉华而言,返乡“包”里,有从厂门口到家门口的包车,还有80来天产季工期2万多元的工资和奖金,以及公司准备的自产罐头和果冻等一堆年货。

  1月17日,宋玉华和30多名老乡搭乘着同一辆客车,从浙江台州一罐食品有限公司出发,奔赴河南周口老家郸城县。

  在他们身后40多辆客车鱼贯而出,带着2000多名产季工人踏上返乡路。

  4年前,宋玉华来到台州一罐食品,当上了产季工人,做橘子分瓣。“趁着农闲,刚好出来赚点钱。”宋玉华说,除了时间契合外,工厂来回接送的承诺,更是吸引她的一大理由。“这一车人都是我介绍来的呢。”

  “这是我们的老传统了。”台州一罐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黄洪舸说,罐头加工是典型的劳动密集型产业,用工需求量大,每年的10月份到12月份都是生产旺季,也是用工旺季。为了免去春运的后顾之忧,从1993年开始,浙江黄岩罐头食品厂(台州一罐食品有限公司改制前身)就开始包车送员工。

  记者梳理发现,在浙江,有这个“老传统”的企业不在少数。

  ——从2010年开始,宁波企业申洲国际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便组建“返乡包车团”,每年包车接送的费用超1500万元。

  ——台州市柯氏电器有限公司有着15年的包车史。“老乡都羡慕我,不用买票,也不用去车站,在公司门口就能直接上车回家了。”来自湖南新晃的侗族老员工杨志军说。

  “我就只想让员工们能平安、高兴回家过年。”公司负责人邱群斌创业已有30年,早年走南闯北的经历,让他更明白一张回家的车票对于游子的意义所在。“就像海边救鱼的小男孩,虽然帮不了所有的鱼,但至少搁浅的小鱼,都在乎能不能回归大海。”

  “在我的身边,这样的操作都是常态化了。”邱群斌说。

  从1996年开始,河南周口市锦鸿劳务服务有限公司就开始对浙江食品企业进行劳务输出。“每个产季我们基本都有1万人左右的劳务输出,基本覆盖浙江罐头企业80%的用工需求。”公司总经理李长征说,点对点的返乡“包”,实打实的安了季产工人的心。

  不仅能回家,还要能更快到家。

  据永嘉网显示,2007年春节前夕,温州永强机场里,238名奥康集团员工乘坐6架飞机,分别飞往重庆、武汉、贵阳、长沙和成都等5个城市,打着“飞的”返乡。

  奥康并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企业,2006年1月,温州的一家民营制鞋企业、湖州长兴的一家服装企业,相隔一天,相继宣布“包”机送员工回家。

  “以前,坐火车再转好几趟汽车,得花上5天5夜,到家吃了顿年夜饭,第二天又得寻思着怎么出门,春节全在路上了。”回想起第一次打“飞的”返乡的情景,浙江豪贝泵业股份有限公司包装工周兴禹记忆犹新,他告诉潮新闻记者,自从打了免费的“飞的”返乡后,总有村民过来咨询,能不能介绍到浙江来打工。

  “现在怎么回家,员工说了算。”

  “老传统”迭代返乡服务新模式

  春运启幕,杭州东站又有了新改变。

  针对客流高峰走向,春运期间,铁路杭州站加开旅客列车151.5对(含夜间动车组高峰线列车75.5对);候车区里,升级后的座椅,多了264个智能充电扶手;服务台,也多了供旅客的电子产品充电的插座……

  “阿垦送福。”铁路台州站里,在垦荒精神形象IP“阿垦”人偶的带动下,30名首发青年志愿者用快闪表演、糯叽叽小吃,在咨询指引、票务协助、行李帮带等服务中,带来另一抹的快乐。

  浙产返乡“包”还在不断迭代升级,催生了返乡服务的新模式。

  “各位老乡早上好:2月1日慈溪回安徽淮北、宿州。2月3日慈溪回安徽阜阳、亳州、淮北已经成团……”1月26日8时18分,在慈溪市公路运输有限公司组建的安徽地区返乡返岗直通车微信群里,工作人员励园园就贴上了最新动态。

  “我们也是第一次尝试。”慈溪市公路运输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孙杰辉说,为了解决零散外来务工人员返乡,他们推出了“春节返乡直通车”服务,并根据外来务工人员集中在河南、安徽、江西、云南、贵州、四川等地的特点,组建了属地微信群。目前,六个微信群中,已有1200多位在慈溪的外来务工人员。

  而在萧山,“点对点”返乡返岗包车业务已开展十余年,并实现了相同目的地,5人及以上即可组团包车返乡的模式。

  “现在怎么回家,员工说了算。”浙江金沃精工股份有限公司行政部部长郑健飞说,他们会在放假前期推出回家调查表。今年根据员工意愿,为300多名春节返乡员工和家属购买了450多张火车票。

  无独有偶,嘉兴海宁安正时尚集团也有这么一张几乎一样的调查表。

  “最早的时候,我们安排专人到车站排队为员工买票,后来帮助员工在线上抢票,也包过大巴车送员工回家。”安正时尚集团工会主席吴春梅说,公司千余员工,外来务工人员占比85%,送员工回家一直是公司福利的一大版块。

  2015年起,安正时尚集团回收的返乡调查表里,开私家车返乡成了主流。

  安正时尚薪酬水平处于行业中上游,因此大部分员工都购买了私家车。“我们公司里单夫妻档就有75对,亲属关系占比3成,老乡朋友更比比皆是,组团开车返乡意愿很强。”吴春梅说,因此当年他们就改变了返乡“包”的模式,按照回家路程数实行返乡车费补贴。

  从“送人”到“留人”

  返岗率100%如何实现?

  春节假期,既是团聚的佳节,也是企业留人的一场大考。

  “春节是职业的‘震动’事件,容易成为员工离职的起因。”浙江大学管理学院教授严进说,近20年的离职研究表明,薪酬满意度约能解释4%的离职事件。而工作嵌入性,也就是员工与组织、社区环境的粘性,能够解释更多的离职。一个企业或者城市的吸引力加大,就能更好地培养员工粘性,减少震动对离职的影响。

  “包车接送后,员工不必返乡焦虑,我们也避免了节后的用工焦虑。”浙江融创食品工业有限公司鱼柳厂负责人李燕芬说。

  春节临近,有了返乡“包”的兜底,陶有勋安心在一线作业。

  39岁的陶有勋在衢州柯城企业金沃精工一干就是14年。作为磨床一线的老师傅,也曾有企业向他伸出了橄榄枝。“想了想,都拒绝了。”陶有勋说,因为生产进度紧张,今年他得干到廿七,但公司老早给他和同事包了动车返乡,他压根不用担心回家的问题。

  在衢州市柯城区,有10余万外来务工人员。“近年来,我们的返岗率大幅度提高,大部分企业保持在95%以上,部分企业可以做到100%。”衢州市人社局柯城就业中心主任俞萍说。

  “浙产返乡‘包’,即是给员工一种便捷返乡的方式,也是让员工感受到尊重,提升了地位,在员工家乡形成示范效应。”在严进看来,通过这一举措,可以形成提升企业和地方城市的影响力,让父老乡亲认可员工的职业,带动企业与员工双向奔赴。“随着社会发展,职业对员工并不仅仅是收入来源,也是员工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的重要源泉。”

  俞萍的手中,有一份数据。

  为了吸引更多外来务工人员,柯城区推出了以老带新的政策。“老员工介绍新的外来务工人员到衢州工作,只要新员工工作满3个月、6个月、1年都有相应的补贴。”俞萍说,这份补贴的发放,正逐年增高,2023年他们就发放了40余万元的“以老带新”等招工政策补贴。

  在安正时尚集团,企业和员工的粘性不断增强。这家外来务工人员为主的企业,6年以上人员占比已达58%。“每年春节节后都会有老员工带着老乡来入职。”工会主席吴春梅说。

  如何能让这份返乡“包”效用更佳,让外来务工人员融入更深?

  “浙江的包容度不断提升,外来务工人员的融入也更快”,严进说。在他看来,浙江的包容度不止返乡“包”,有些浙江企业甚至做到了直属领导对每个新员工都家访,给父母发“亲情工资”……这些做法都增强了员工和所在企业、城市的粘性。

来源:潮新闻    | 撰稿:许峰    | 责编:俞舒珺    审核:张渊

新闻投稿:184042016@qq.com    新闻热线:135 8189 25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