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原创 专题 新经济 曝光台 中国访谈 中国三分钟 冲浪特殊资产 潮评社 温州 绍兴 衢州 淳安 岱山 桐庐 文娱 元宇宙
您的位置:首页 > 要闻 新闻详情
百万粉丝UP主张尔达上喜马拉雅开播客:抓住新风口
发布时间 | 2024-03-01 16:29:30    

百万粉丝UP主张尔达是一名“Z世代”,对于互联网内容创作有着敏锐的嗅觉。学传媒出身的她,在毕业不久便抓住了视频创作风口,并在短时间内俘获了百万粉丝,实现了人生年入百万的目标。

下一个内容创作蓝海在哪?她把目光瞄向了播客。

“当我察觉播客已破圈到我自媒体圈层以外的朋友生活中时,我就知道可以入局了。”她说。

一、抓住视频风口

2019年2月,国内饱受好评的电影《流浪地球》于美国上映,正在南加利福利亚大学攻读传媒管理硕士学位的张尔达受到IMAX的邀请,前往观看《流浪地球》的点映。本着记录生活的想法,张尔达随手拍了一支vlog,并上传到了视频网站。

令她没想到的是,视频一经发布便迅速成为站内爆款。无意间踩中风口让张尔达下定决心开启自己的视频博主之路。

凭借着敏锐的传媒嗅觉,结合自身“爱聊天”的特点,张尔达将接下来的视频定位在生活类,并让自己成为了视频网站“唠嗑区”的开区元老之一。从“把教练车开进田里”到“和父母一起搞装修”,从“帮朋友砍价瑜伽课”到“吐槽职场沟通”,面对镜头,张尔达绘声绘色地讲述着生活中发生的那些荒诞、有趣、或难忘的经历。或许是从小受到“搞笑”家人的影响,张尔达练就了出彩的口才,总能在三言两语间让观众爆笑如雷。粉丝亲切地称呼张尔达的视频为“单口相声”,像看着自己的“互联网女儿”一样见证其成长。

欢乐的视频迅速吸引了大批粉丝的关注,短短几年,张尔达便积累了100多万粉丝,最新发布的《我的教练父亲》系列视频的播放量已经超过500万。出色的视频数据也为张尔达吸引了许多广告投放,加之其“传媒公司二老板”“车行合伙人”等身份,张尔达的年收入已超过百万。

视频内容创作,是张尔达毕业后抓住的头个创业风口,但她并没有止步于此。

二、涌入播客赛道

媒介总是处于不断流变之中,就像本科就读于英汉双语播音专业的张尔达,可能不会想到,原本被自己视为“夕阳产业”的电台行业,却在几年后借势移动互联网浪潮,打开了全新的音频赛道,成立12年的喜马拉雅打造的“音频宇宙”即是这一历程的缩影。

“播客”则又为音频打开新的窗口,成为内容创作新蓝海。

张尔达捕捉到了这一点。当前,随着短视频内容在各大视频平台大火,像她这样主打长视频的博主的生存空间受到挤压。除了开始尝试短视频创作,张尔达也开始积极谋求其他发展赛道。

2021年,张尔达到上海参加传媒圈的活动。活动中,她首次听说了“播客”的概念,但当时的她觉得“播客”只是小众产品,还没到破圈的程度,因此并没有产生入局的想法。

转折发生在2022年初。张尔达的一位自媒体圈外的朋友突然向她强烈推荐播客节目。朋友称,播客对独居的他起到了很好的陪伴作用,早上洗漱、上班通勤、洗菜做饭......播客陪伴了他一天中的大部分时间,代替了他原本喜欢听音乐的习惯。

当我察觉播客已破圈到我自媒体圈层以外的朋友生活中时,我就知道可以入局了。”她说。

有了初步想法后,张尔达立马对播客市场进行了调研,试图进一步探索这个新赛道的可行性。通过调研,张尔达发现有许多媒体人士开始转型做播客,而这些科班出身的人因为扎实的专业技能及丰富的行业经验往往转型得比较丝滑。此外,张尔达也发现自己所入驻的视频网站上也有其他知名博主正在做播客。她看到了趋势:播客的蓝海已袭来,越先掌舵的人,越有顺利通行的可能。

于是,在拥有百万粉丝UP主、传媒公司二老板、车行合伙人等职业身份之外,张尔达又解锁了“播客主”的新身份。

三、“播客是我的社交名片”

2022年9月,张尔达与大学同学赵淑华相约在杭州一家咖啡馆里,一杯咖啡后,两人一拍即合,结成播客搭子。随后,张尔达又邀请了另一位大学同学姗姗担任编辑。不久,在三人的精心策划下,其播客《逃班威龙》在喜马拉雅上线。

《逃班威龙》是一档关注当代20+青年生活方式及个人成长的“轻脱口秀”节目,以有趣、有用、共鸣为定位,旨在以“电子朋友”的身份,和20+的青年聊聊他们感兴趣或密切相关的事情。“我们想做他们的“互联网嘴替”。

在播客中,《逃班威龙》从“社交尴尬症”讨论到“人生最窘迫的14个瞬间”,从“高考后的gap year ”聊到“辞职跑路的经历”,从“旅行交友”分享到“如何做合格朋友的经验”......贴近生活、有趣有创意的选题,搭配张尔达精彩的口才,让《逃班威龙》很快收获了大量听友的喜爱。目前,《逃班威龙》已在全网积累了40多万粉丝。

“我们看数据发现我们的播客竟然在东南亚也很火,”张尔达说,“根据同行朋友的分析,可能是因为那边有许多驻扎边境的海员,由于出海后没有网络,许多海员就会提前下载好一堆播客节目。随后,在海上漂流的几个月里,他们就反复收听这些节目,以打发无聊寂寞的时光。”

播客除了能够给自己的听友带去情绪价值和生活陪伴,张尔达也通过播客收获了一些意料之外的惊喜。

播客让我多了一张社交名片,这是我最明显的体感,这张名片是我比较愿意拿出去和我的私人生活打交道的。虽然我之前做视频做到了百万粉的程度,从数据上来看是很好的成果,但我平时参加商务活动时,是不太愿意把它拿出来说的,因为它有点太轻松愉快了,会削弱我的专业、严肃及认真的属性。而播客毕竟录制时长摆在那里,会有一些微妙的区别。”张尔达说道。

这种变化也发生在其播客合伙人赵淑华身上。对于赵淑华而言,播客则是给他的生活注入了更多的活力。体制内的他,工作环境比较严肃,自从做播客后,他就多了一个分享生活趣事、调节情绪的平台。

“在我们聊天的过程中,不同视角的碰撞给了淑华许多新的看法,也帮助他理顺了原先比较纠结的一些想法,甚至他觉得自己能够在去年脱单也得益于这些想法的改变。”张尔达说。

目前,张尔达和伙伴们正在为《逃班威龙》策划新节目,她们希望能和各行各业的人对话,为听友们的“逃班”生活带来一些有趣的参考。同时,她们也在收集更多的听众投稿,让收听节目的听友们也能通过节目进行表达。

我们也将接受听众投稿分享自己的故事,希望这个播客也能成为大家的情感表达窗口。”张尔达说。

(推广)

来源:信阳日报    | 撰稿:瑶瑶    | 责编:谷晟    审核:张渊

新闻投稿:184042016@qq.com    新闻热线:135 8189 25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