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184042016@qq.com
最新原创 专题 新经济 曝光台 中国访谈 中国三分钟 冲浪特殊资产 潮评社 温州 绍兴 衢州 淳安 岱山 桐庐 文娱
您的位置:首页 > 浙商 > 维权律师 新闻详情 A- A+
好风凭借力 扬帆正当时 浙产机床产业增加值增长喜人
发布时间:2021-03-12 09:38:39    

   轻工大省,这是大家对浙江的普遍印象。近年来,一个硬核的产业正在悄然崛起,那就是中高端数控机床产业。

  2020年,浙江高端数控机床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超过20%,高于同期装备产业增加值10个百分点。

  机床,被誉为“工业母机”。机床不强,中国制造强就是一句空话,浙江作为制造大省,向制造强省挺进过程中,中高端数控机床,尤其是高端数控机床是制造升级必须要攻克的山头。

  在浙江,一批深耕机床产业、实业报国的中坚力量,正持续创新,让更多来自浙江制造的高端数控机床,装在了越来越多中国制造企业的生产线上。

  好年景

  浙产数控机床何以逆袭

  “3个货柜的精密机床将启程发往美国、俄罗斯。”3月8日,位于诸暨的浙江凯达机床股份有限公司,正在做发货前的最后装运工作。很快,这批机床就将漂洋过海,去往海外的制造工厂安家落户。

  “2020年下半年,公司出口销售额同比增长了67%,成为近7年来最好的年份。”公司总经理陈国勋告诉记者,去年上半年公司合同额总体持平,从7月份开始增长不断加速。

  同样有好年景之感的,还有位于新昌的浙江日发精密机械股份有限公司。“去年我们的轴承整体加工设备爆发式增长,创下近10年新高。尤其四季度以来,订单大幅度增长。”公司总裁王本善欣喜地说。

  作为全国第一家金属切削数控机床民营企业,日发精机在机床领域已耕耘20多年。可以说,2020年他们的成就感还是挺足的。“宏观环境上,2020年并不算友好。自2012年以来,中国机床装备行业已震荡下行8年。再加上疫情的不利影响,制造业普遍受到冲击,作为工业母机,起初大家普遍预计数控机床企业的日子不容乐观。”省经信厅装备处负责人介绍。

  恰恰在不容乐观的年份里,浙江数控机床产业却交出了一份给人信心的答卷。逆袭背后的逻辑何在?

  “对国产机床产业来说,我认为这次疫情反而是一剂催化剂,因为它加速了国产数控机床的发展进程,给了国产机床企业开拓国内市场更多机会。”王本善说,近几年公司轴承整体加工设备新增订单占到全国市场50%至60%。

  同样抓住机会的,还有位于玉环的浙江海德曼机床股份有限公司。“我们更贴近中国客户,即便疫情期间,一旦国内客户遇到问题,我们都能第一时间响应。”历经2020年初艰难的复工复产和海外疫情扩散后出口订单锐减的重重考验,公司董事长高长泉逐渐看清了“西边不亮东边亮”的机会。

  在“海德曼”的产品结构中,高端数控机床占比达到70%以上,主要客户多为中国主流汽车零部件企业。伴随着去年下半年国产汽车产业复苏,“海德曼”收获了更多市场订单。“我们正大力开发以高端数控机床为平台组成的自动化加工单元,可为客户提供丰富的自动化解决方案,这也是公司新的竞争优势和利润增长点。”2020年9月,沉浸机床产业27载的“海德曼”成功登陆科创板,让高长泉信心十足。

  不单如此,由于中国率先遏制疫情,顺利实现了复工复产,部分海外订单转移到国内,促进国产机床更大规模的反向出口。“去年前9个月,公司出口销售额已超2019年全年。全年公司出口合同额同比增长了58%。”陈国勋感受深刻。

  不过就此认为,突发疫情成就了浙江机床产业的春天,未免太过片面。

  去年底在温岭召开的2020机床装备高质量发展论坛上,工信部装备工业一司一级巡视员苗长兴曾介绍,自2019年中国机床工具行业出现历史上首次贸易顺差以来,2020年前三季度,在面临新冠疫情的不利影响下,继续保持了这一趋势。

  “根本原因还在于不断追赶中的国产机床,与国外进口机床的差距在缩小,在不少领域已能逐步满足中国制造升级的需求。”省经信厅装备处负责人表示。业界普遍认为,中国机床整体处于世界第二梯队。浙江数控机床在全国各省市金属切削机床行业中,产值和效益排名位居前列。杭州、嘉兴在国内精密数控机床研发与产业化方面优势明显;宁波的高档数控机床及关键精密零部件具有国内一流水平;温岭、玉环的中国数控车床产业集群,是全国重要的中小型数控机床产业集聚区。

  好风景

  政策加码服务加码

  如果说疫情中浙产高端数控机床变危为机,那么疫情终将被遏制,浙产机床如何用好宝贵的时间窗口,建立自己实实在在的新竞争优势?

  新春假期刚过,王本善就已经忙开了,公司旗下全资子公司意大利MCM,今年上半年将在新昌成立全资子公司。意大利MCM是一家拥有纯正欧洲血统的机床公司,业内称之为“豪华”卧式加工中心制造基地,因拥有空客、奥古斯塔韦斯特兰直升机(全球第二大直升机厂家)、法拉利、戴姆勒等重量级客户,在行业内享有盛誉。

  自2014年收购MCM之后,日发精机一直在想办法将前者先进的机床技术、生产工艺引进国内,通过消化吸收,进一步提高自身机床品质和档次。“今年子公司的成立,会是一个阶段性的突破。”王本善说。

  同样借力全球先进同行的还有台州北平机床有限公司。在濒海的温岭东部新区,乐清湾咸湿海风阵阵拂来,北平机床董事长虞荣华正和公司的德裔机床专家讨论新产品计划。多年前,北平机床以收购德国施耐亚机床有限公司为契机进入德国磨床市场,从德国百年知名磨床企业聘请资深工程师,获得了先进的科研团队和管理经验。虞荣华说,目前,公司在德国、瑞士建立了研发中心,始终保持着磨削技术与德国、瑞士先进技术的同步发展。事实上优科机床70%出口德国和日韩。

  事实上,不单机床企业在抢时间窗口,政策制定者们也在实施政策加码、服务加码。

  加持机床产业,台州引进了西门子(中国)有限公司共建台州制造数字化赋能中心。通过建设台州市机床行业工业互联网平台,积极对接华为、腾讯等数字化平台,对标工业4.0,推进机床装备产业数字化转型。目前,赋能中心已与当地10余家机床装备企业开展合作,其中“海德曼”和浙江双正合作项目已经落地启动。

  在浙江,数控机床已作为产业基础再造和产业链提升工作的重要内容,我省明确提出打造全国中高端数控机床产业高地发展目标。尤其通过聚焦当前浙江高端数控机床产业链供应链中存在的薄弱点,实施产业链协同创新强链。

  同时,浙江省正在深入实施首台(套)提升工程,按照市场有效、政府有为的要求,以首台(套)产品工程化攻关和推广应用为突破口,以政策落实和服务保障能力提升为路径,构建首台(套)产品大规模市场应用生态系统,进一步加大了对数控机床产业的支持力度,将对浙江数控机床产业链培育提升提供重要支撑。

  不久前,虞荣华收到消息:公司的数控螺杆转子磨床BPR6成功入选国内首台(套)产品。除了100万元的政府奖励资金,最令人激动的还是拿到了首台(套)通行证,这对这款售价280万元的高端数控机床开拓国内市场十分便利。

  好前景

  制造企业能否来一记助攻

  走进北平机床的车间,你会发现一个有趣的布阵:一边是国产的北平机床,一边是有纯正德国血统的优科机床。

  在这里,一步之遥,大概就是中德机床最近的物理距离,可要缩小内核的距离,国产机床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虞荣华走近一台最新式的优科机床,向参观者展示它优异的性能、简便的操作和人性化的设计,参观者边看边赞不绝口。

  随后他又走到对面一台北平机床前,坦诚地告诉大家:“这是几年前我自己设计的一款机床,单看外观就觉得土。这几年我也在不断学习,旁边这一台是去年改进的一款,有点味道了吧?”这位潜心机床20多年的“老兵”,眼神里满是对机床的痴迷。

  就在这个陈列着中德机床的车间里,虞荣华向着客户、参观者发出心底的呼喊:“大胆尝试下国产机床吧。”这熟悉的呼喊,记者在前不久的2020机床装备高质量发展论坛上曾反复听到,从白发苍苍的院士到政策制定者,再到机床产业从事者都在呼喊。

  国家“高档数控机床与基础制造装备”专项总体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西安交通大学卢秉恒教授,在介绍完过去10年专项取得的进展后,动情呼吁:“我们应该学习日本、韩国强烈的危机意识。中国制造企业应该有危机感,要和机床企业合力促进中国机床产业真正迈向高端。”

  现在有一种现象,让卢院士十分感慨。中国制造企业买了国外高端数控机床,一旦机床出现问题,企业会认为只能是这样,可如果是国产机床,出问题了就要追责。“机床不强,中国制造强就是一句空话。好机床是用出来的,不是做出来的。对国产机床横挑鼻子竖挑眼,对进口机床则高看一眼。”中国机床工具行业协会常务副理事长毛予锋说。

  虞荣华无奈地告诉记者:“有一次我到客户车间,发现他们把北平机床的logo抹掉了。一问才知道,说他们的客户如果发现用的是国产机床,会压低产品价格。”同是优科机床,虞荣华分别在温岭、上海和德国布局了制造工厂。“同样的产品,在客户心中,产地温岭就是不如德国,所以现在客户要产自哪里我就发哪里的货。”

  对于这种现象,苗长兴将之概括为,“国产高端数控机床不愿用不敢用,成为国产高端数控机床发展的瓶颈。需求是动力,没有需求就没有动力。”

  犹记得数年前《大国重器》纪录片中曾这样论述:“2017年中国连续第九年成为全球高端数控机床第一消费大国,全球50%的数控机床,装在了中国的生产线上。”从这个角度来讲,中国制造企业对国际先进机床贡献不小。

  记者采访中也发现,制造企业对国产机床的槽点不少。一家生产日化产品的浙江企业吐槽,用了国产机床后发现还是进口机床好,又用回了进口机床。“10年前韩国等地的机床占据中国市场大半江山,现在国产机床市场占有率大幅提升,各方面不输它们。我们承认高端数控机床与国际先进同行还有不小的差距,但希望更多制造企业看到差距在缩小,并且能助力差距缩小。”王本善说,去年世界最大的滚动轴承制造公司之一斯凯孚集团的中国工厂,就用了日发精机的磨床设备。

  虞荣华说,目前公司机床在深圳东莞、苏锡常等外资企业集中区域得到普遍认可,接下来希望在制造业集聚的浙江市场能够有更大突破。

来源: 浙江日报    | 作者:夏丹 赵静 通讯员 邵智    | 责编:汪杰菲    审核:张渊

新闻投稿:184042016@qq.com    新闻热线:13157110107    

浪潮评论
潮评社
国网传播
微店
我要发稿
广告合作
浪潮评论
潮评社
国网传播
忠文创
我要发稿
广告合作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话: 057187567897 京ICP证 0400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