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184042016@qq.com
最新原创 曝光台 网信浙江 乡村振兴 中国访谈 中国三分钟 冲浪特殊资产 潮评社 好网民 温州 绍兴 衢州 淳安 岱山 浙商
您的位置:首页 > 浙江 > 绍兴 新闻详情 A- A+
昔日校园 重焕书香活力 诸暨“花式”改建闲置乡校舍
发布时间:2020-11-05 09:18:59    

   每天一放学,诸暨马剑镇上和村的20多位小朋友,就会来到侯门山乡村书院。在那里,志愿者叔叔阿姨们会陪伴他们做作业、看书、玩耍。

  侯门山乡村书院是利用马剑镇原上和学校的校舍建成的。上和学校开办于上世纪50年代,2013年停办后,校舍一度闲置。2017年初,经上和学校校友、诸暨越民生义工团负责人陈可英的发动,志愿者和热心市民纷纷出资出力,半年后,一座乡村书院面世。20多位志愿者常年轮流值守,在放学时间和节假日陪伴孩子。村民一有空也会去那里看书、聊天。

  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城市化进程加快,交通越来越便利。为集约用资源、提高农村学校教育质量,农村学校布局进行调整,不少学校被裁撤、合并,或者迁移,校舍因此闲置。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诸暨共有62所校舍处于闲置状态。其中,诸暨教体局拥有产权的12处,其余产权归属多在村集体或乡镇。

  诸暨上和学校已改成了侯门山乡村书院

  曾经闲置的上和学校校舍,如今变身为侯门山乡村书院再度兴起,这一志愿服务项目,作为政府引入“民智”治理的典型,最近也被评为诸暨新时代文明实践的创新案例,并获得首届浙江志愿服务项目优胜奖。在陈可英和志愿者的推广带动下,越来越多的企业、单位和市民将目光投入诸暨闲置乡村校舍的改造利用。到今年10月,诸暨全市依规通过政府出资、个人租赁或购买、公益组织推动等形式,已完成15处闲置乡村校舍的改建,使它们重新焕发生机,成为农村文化、体育、旅游等活动场所。

  腾退校舍变身网红书院

  距离诸暨市区33公里的马剑镇上和村,是该市最西端的村落,周边群山环绕。沿着崎岖的村道前行,路的尽头,便是侯门山。原上和学校就位于半山腰。

  “我在这个学校读了5年书,这里,承载着我的童年和少年记忆。”路上,陈可英和记者聊起了往事。这所学校,刚开始只有小学,到后来又陆续开办了初中和高中。陈可英1976年进校,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也是学生数量最多的时期,有400多位学生同时上课。

  1985年,陈可英去诸暨城区读高中,后来又考上大学,目前在诸暨市区的学校任教,并担任着当地最大的志愿者团队之一——越民生义工团的负责人。由于家人都迁到了市区,她再也没回过那个山里的学校,直到2016年底。

  “当时,我们一些小学同学商量着聚会,有人提议,把聚会地点放到母校。”陈可英说,2016年12月,她和10多位同学来到上和学校,一进校门,大家都惊呆了。斑驳的院墙、荒芜的操场、尘封的教室,眼前的场景很难让他们与当年的朗朗书声、欢声笑语相联系。一打听才知道,由于村民纷纷外出,上和学校的师生数量越来越少,并在2013年停办。

  与此同时,村里部分孩子放学后面临无人陪伴的尴尬。他们大多为留守儿童,父母常年在外。“于是,我萌生了一个想法,能不能把我们原来的学校改建一下,成为孩子们课余和节假日的乐园?”陈可英说。

  陈可英的设想很快引起了共鸣,也得到了校舍产权方上和村集体的支持。2017年初,30多位上和学校校友捐款近10万元,10多位诸暨作家捐赠2000多册图书,不少爱心人士还捐了字画、桌椅、空调和书架,作为义工参与校舍改建的志愿者多达500人。当年5月,焕然一新的侯门山乡村书院落成。

  走进书院,记者看到,3间教室被划分成少儿类、青少年类、成人类不同年龄层次的图书室,有经典名着、英语绘本、地方名志、科普知识等书籍。此时,志愿者陈文杰和陈帆正给孩子们上诗歌鉴赏课。

  “我们共有20多位志愿者,大多住在诸暨城区。他们每天轮流到这里,陪伴孩子,给孩子们上课。”陈可英说,每逢节假日,书院也会开展各种活动,3年多来,书院共开展了50多场主题活动,包括作家名师讲座、走读乡村和各类文艺活动。今年8月,陈可英还邀请上和学校校友,浙江援鄂重症医疗队领队、浙一医院副院长陈作兵给孩子们讲述武汉抗疫经历,并鼓励孩子们通过学习实现梦想。

  2019年10月起,侯门山书院还先后成为诸暨大侣小学、杭州胜蓝实验小学、上海赫德双语学校的校外德育实践基地,浙江大学教育基金会健康科普教育实践基地。书院名声的越来越大,也吸引了不少游客。

  以多种方式重生,实现价值最大化

  陈可英曾多次把改建侯门山乡村书院的经验,分享给诸暨全市各大志愿者团队和相关部门、企业,很快得到积极的响应。一些闲置校舍由此重新焕发生机,成为农村文化、体育、旅游等活动场所。

  10月15日傍晚,当记者来到诸暨岭北镇孚家湖村时,岭北镇篮球联赛决赛正在原孚家湖小学的篮球场紧张地进行,100多位村民围在场边给各自的球队加油。而在由教学楼改成的文化活动中心里,村民们正在里面观看新上映的电影《我和我的家乡》。

  “孚家湖学校1970年开办,我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到学校工作的。”原孚家湖学校校长周胡山说,2005年学校停办时,他刚到退休年龄。2018年初,学校开始改建,他参与设计,并每天作为志愿者过去帮忙。

  “整个改建花了近百万元,主要来自村乡贤赞助和村集体资金。为了让校友们能在这里重拾当年的回忆,还专门开辟了一个校史展览馆。”周胡山说,他每天都要到这里来走走,他觉得,这个学校以这样的方式重生,既能保留校友的记忆,又能为村民提供文化、体育方面的服务,实现了它的价值最大化。

  诸暨东白湖镇,由闲置学校改造而成的越红博物馆。

  始建于1900年的姚江镇山汀村学校在1997年关停,2017年经过改造,如今已焕发新的活力:一半的房间租给中国美院毕业的5位老师,用于艺术创作。空余时,这几位老师还做起了志愿者,免费为村里的孩子进行艺术培训;在东白湖镇上泉村小学旧址,记者发现,这里已被改成了一个茶文化博物馆,一间间教室成了展厅和体验区,仅今年9月,就有近5000人前来游学、参观、体验。

  愿改造多传承学校“基因”

  诸暨市农业农村局负责人介绍,据不完全统计,目前诸暨已完成建设并投入运营的废旧学堂改造项目15个,包括农家乐、民宿、养老、文化创意等多种经营业态。每年增加村集体经济收入近百万元,带动农户就业100余人,已成为助推乡村振兴的新载体。

  不过,由于地点分散、资金来源不足等因素,一些老旧校舍依旧破败、闲置。

  10月15日,记者来到里浦镇盘山小学旧址,这所小学创办于1931年,占地80余亩,有6幢教学楼、2幢宿舍楼、1幢办公楼、1幢食堂总共10幢楼房,并拥有标准田径场、足球场、篮球场,曾是诸暨师资最强、校舍最大的学校之一。由于学生数量逐年减少,盘山小学2011年6月停办。

  诸暨盘山小学大门

  据了解,盘山小学具有一定的文物价值,这些年诸暨市政府每年都出资修葺。但如何在保护的基础上改建,让它重新焕发生机?诸暨市政府高度重视,多次实地考察研究,希望能通过项目引进的方式激活内生动力,目前正在与几个意向方洽谈方案。

  “不少闲置校舍产权归村集体,但这些校舍面积大,如果全靠村集体改造,耗资大,不太实际。借助社会力量引进项目,一举两得。”诸暨一位村党总支书记说。

  “闲置校舍的改造,无论是书院、研学基地,还是农家乐、民宿、养老、文化创意,最好能传承一些学校的‘基因’,这是诸暨‘耕读传家’的文化底蕴。”诸暨市教体局相关负责人说。“一些校舍位置偏远,如果花了人力物力改建,但缺乏有效、可操作的管理模式,就会又回到原点,这也是当前要考虑的问题。”

  在管理方面,陈可英也认为,可以发动更多当地村民参与。比如侯门山乡村书院,从校园卫生打扫,到操场草皮护理,再到为志愿者提供餐饮等保障,均由村民完成。

  如何让更多闲置校舍“脱胎换骨”,使之成为乡村振兴的新平台,这还有待于更多人关注、推动。

来源: 浙江日报    | 作者:王晨辉 干婧 共享联盟诸暨站 刁卓璐 通讯员 吴文君    | 责编:汪杰菲     电子信箱:184042016@qq.com    

浪潮评论
潮评社
国网传播
忠文创
我要发稿
广告合作
浪潮评论
潮评社
国网传播
忠文创
我要发稿
广告合作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话: 057187567897 京ICP证 040089号